爽并沮丧着,梦的层次及其时间比值

2019-11-04 08:29 来源:未知

    终于看了盗梦空间,超级赞,从创意和布局来看,比阿凡达还过瘾,50块看一回超值了。

植梦

    我看过六次盗梦空间,并不是为了钻研它的逻辑细节。前两次都是去家对面的影院看的,第三次是因为去北京旅游时非要看IMAX而当时只有这个电影我可以接受。第四次看是两年之后,为了写这篇影评,第五六次是因为在长达十小时的越洋航班上无聊到飞起而手机里却只有这部电影。
    而每一次看,我都不会因为“看过了”而倍感无聊。当然除却这个电影本身的概念之外,也有“演员好帅”“配乐超赞”“画面很带感”的原因。不过我是没有能力从拍摄演技等专业角度来赏析一部电影的,所以也只能讲一讲自己对于电影概念的感受而已。
关于这部电影的逻辑细节网上比比皆是,给个链接吧,我就不复述了,反正也不会复述得比它详尽。http://movie.douban.com/review/3447868/
    要高度概括为什么盗梦空间会成为唯一一部我看了超过三次的电影的话,那大概是,它结合了所有我喜欢的元素,在看这部电影时我不断地与它产生共鸣,同时诺兰把这个概念拍得非常好,不会让我觉得自己喜欢的东西被糟蹋了,而是觉得它被诠释了。
    以前看过一句话:“每一次看电影、读小说,也都是自我的投射。你被作品中的什么东西打动,是因为你准备好了,甚至渴望被这东西打动。”有一些事物带来你从来不知道的东西,有一些事物告诉你知道却不理解的东西,有一些事物阐述你理解却无法表达的东西。盗梦空间之于我是最后那种情况,通常这种情况下产生的共鸣最为强烈。这部电影就是让我有激情去将被浓缩的精华展开来解释,并且意犹未尽。
    我将我在这部电影里面看见的元素拆开来讲,于是有了后面的四篇文章,分别有关思想、潜意识、梦境和救赎。
    盗梦空间里的这个理论基底其实可以展开一个世界,像九州志一样召集一大堆作者来写建立在这个世界背景之上的小说。我好想看人们对于这个世界的各种各样的安排呢,如果合理的话就会很好看的。就像《三体》就是建立在某一个理论基底之上的写得非常好的科幻小说,当然它的理论基底本身也很精彩。
    对了主题曲Time把电影衬得超好,我做不了音乐的专业分析,只能说,就像看见时光在梦境里缓缓地开了一扇门。
    网上好多人说《Inception》的概念源于2006年的日本动漫《盗梦侦探》,这个的确是有可能的。不过要说红辣椒比盗梦强很多倍的话,这就说不过去了。因为虽然理论基底一样,但二者想阐述的中心是完完全全不一样的。而且《盗梦侦探》是看了影评才能明白它的那些标志那些画面都带有什么隐喻的那种,不了解日本政治文化的话根本看不出来,就算看了影评也只能产生“不明觉厉”的感觉而已……顺带吐槽,就连带有中国政治文化色彩的《让子弹飞》,我都要看影评才能体会到它的精髓= =(好弱Orz
    下面就开始吧,陈述我在这部电影里看见的,所有喜欢的元素。

    科幻类的东西,每次出来个杰作,似乎总会有人跳出来说,这东西的点子老早以前就在那啥啥啥里提到过了,没啥新鲜的。这么说好像彰显出说话者的老资格,其实挺傻的。因为电影卖的不是idea,甚至科幻小说都不是。经常看科幻的人,脑袋里都有一大堆特别觉得nb的idea,比如一个生活在中空星球球壳内侧的文明,比如什么梦中梦中梦中梦……这玩意我也多的是,想起来兴奋的一下一下的,可是有几个人有本事把它变成一个故事呢?特别是,这个故事关乎一群人的命运:豪门的父子之情,技术型内疚男对亡妻的愧疚和怨念……把idea和人的命运融合在一起,这就是牛b的地方了。

根据在直升机上arthur的一番话得知,植梦最难得地方在于需要让目标觉得idea是自己想出来的,也就是需要足够的情感的或理智的理由来支撑植入的idea。而这需要一步步的诱导在目标的潜意识中植入the idea。因此需要通过多层梦境来达成,在每一层梦境中植入部分或相关想法,通过目标在下层梦境中会强化该想法,最终在潜意识中目标看到the idea,这样才能make sense,才算植入成功。

【思想钢印】
    这个词语源自《三体》,那时人们发明出了可以给人灌输“某种思想”的机器。人们写下自己想要被灌输的思想,然后机器会将它刻在你的脑海里。例如“水是有剧毒的”。被刻下思想钢印的人在遇到了与自己的思想不符的事实时几近崩溃,因为他们看到了事实却无法说服自己去相信,只能听命于脑海里的那个相反的“思想”。
    其实Inception的主线,思想植入,也就相当于想给目标对象刻下一个思想钢印。片头Cobb就说对斋藤说•What is the most resilient parasite? A bacteria? A virus? An idea. Resilient. Highly contagious. Once an idea has taken hold of the brain, it's almost impossible to eradicate. 后来Cobb在向Ariadne讲述自己的过去时又说•An idea is like a virus. Resilient. Highly contagious. And the smallest seed of an idea can grow. It can grow to define or destroy you.
    就像决定几何体系基础的数学公理都是很简单的,但却可以延伸证明出无限的定理一样,一个最简单的思想种子,就可以长成一株枝繁叶茂的植物。事实上这个思想越复杂,它对人的影响就越小,因为它处于植物的顶端,已经不具有生长能力。简单的思想可以成为你的价值观,影响你的思考方式,成为你的行动准则,影响你的言行举止。
    Eames说•You need the simplest version of the idea in order for it to grow naturally in your subject's mind.我认为每一个思想在脑海中必然联接着其他的思想,就好比脑海中有好多棵大树,每一个思想都能在上面找到自己的位置。如果一个思想太复杂,那么处于植物顶端的它很有可能会被它的主要枝干给影响继而无法根植。而若一个思想很简单,处于大树的根基,那么它植入成功的可能性就比较高了。所以Cobb也把被植入的idea比喻为seed。Cobb说•The seed that we plant in the man’s mind will grow into an idea, this idea will define him, it may change everything about him. 他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有深刻的体会,他深知思想钢印是如何杀死自己的妻子的。

    特别赞的是,几层梦境之间的递进时间进度的关系,要处理好可不容易,不但要有清醒的头脑,还要掌握切换的节奏,从大桥上自由落体的一瞬和深层梦境中几十年的比例,充满了张力。反观我们的导演,很多人头脑根本就不清醒,拍出来的东西自然不好看了。

需要解释的几点:

【大脑深处】
    在Ariadne受到Cobb的潜意识人物攻击时,Cobb说:It's my subconscious. Remember? I can't control it.
    是的梦境由潜意识主导。就拿我自己来说,事实上我曾无数次地幻想过自己能像电影动漫中的人物一样金戈铁马、琴剑江湖。但哪怕是在梦中,我都没有经历到这样的场景。我时常梦到自己在被追捕,但控制梦境的时候我只知道为自己营造躲避的路线,完全没有为自己打造过无敌的宝剑。我想这或许反映了我在现实中对困难采取的逃避态度吧?
    说起来,我也很久都没有做过清明梦了。
    所以说,梦境其实不能完完全全成为一个人的乌托邦。略偏激地说,你的潜意识如果是憎恨这个世界的话,那你就不可能造出一个你爱的世界来。你没有过这种感情,在现实中没有,在梦里,也不会有。哪怕与任何社会责任无关,你也无法永远沉迷在梦中。
    如果你羡慕一种场景,而试图在梦中描述它的话,或许是行得通的,可总有一天也一定会崩坏的。你的恐惧,你的憎恨,你的自卑,你的软弱……它曾经存在过,烙印在你的记忆里,它一定会被你带入这个梦境而使这个梦境被黑暗重新取代。就算Cobb整天在梦境里看见Mal一样,在梦境里,我们一样摆脱不了潜意识。
    我想起我第一部完整看完的动漫Air,小满说“醒不来的梦总有一天会变成悲哀”,然后她就离开了,因为她知道她的离开可以让这个梦境清醒过来,哪怕它表面上是一个相安无事的幸福美梦。(其实我好想结合Air的剧情来讲一下这句话!但是我记不清细节了不知道怎么复述又不想重看一遍……那部好虐但是又好治愈于是好容易飙泪的……Orz)
    我想起《翼年代记》里面,侑子抬头,望向下雨的天空。“‘得让梦境结束才行。’那是你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呢,库洛。”
    梦该醒了。
    Cobb最后对自己潜意识中的Mal说•I wish more than anything, but I can't imagine you with all your complexity, all your perfection, all your imperfection. 一个人是在不断变化的,她的完美与不完美会引导她不断地发展与变化,而这是你想象不到你不能够具体描述出来的。与自己想象出来的东西生活在一起,这个梦越久,就越悲哀。
    其实我是不太能理解只能跟自己潜意识中的某人对话而不能跟真实的那个人对话的这种感觉……不会觉得很虚假很难受很躁狂么?如果是我的话绝对会崩溃的,因为眼前这个人明明就不是那个人可又不太说得出有哪里不一样。而且跟自己潜意识里的人相处的话应该会腻的吧?于我来说所有的风景里只有人是看不腻的,而潜意识里的那个人也不过只算是一个风景罢了。当然我的个人想法是不能和Cobb类比的,毕竟我没有和谁被死亡分开过。
    我觉得我没有办法说选择梦境到底是好是不好,毕竟每个人都有软弱的权利。我不会这么做是因为我完全没有办法接受一个虚假的镜子,生活在那样一个世界里我会觉得恶心。但人是一种非常奇怪的生物,乙之砒霜或许是甲之熊掌。所以在我这么认为的同时应该也有人认为那是一种非常幸福的选择吧?不过人是社会性动物,如果一个人选择生活在梦境之中的话那么他必然是会受到舆论谴责的……

    看完本片,我很爽也很沮丧,感到科幻已经没什么好搞的了。是否以后文化生产也要进行国际分工?这些费脑子的东西让欧美人来弄就行了,我们要做的就是好好享受,然后等到洋鬼子自己也分不清幻想和现实的时候,去敲敲他们的后脑勺说:“哥们,该醒醒了。”

1.梦中很难确定到底是谁的梦境,分享梦境的每个人都可能将自己潜意识中的东西带到梦境中,例子:不断出来捣乱的梅尔,cobb不时看见的孩子的身影,梦境中出现出现的火车这些都是cobb潜意识中的东西。但是梦境中的基本场景由造梦者来构造,也就是小萝莉。

【梦中说梦】
    打小我就很喜欢与梦境有关的题材。大概是因为我从小就可以做清明梦,我有时知道自己在做梦,并且我可以有意识地控制它(虽然大部分都是创造一些建筑物来使自己躲避某物的追捕……好吧这个就牵涉到潜意识的问题了我前面讲过了)。
    当然,很大一部分时候,我们都不知道自己在做梦。科学表明人每天都是会做梦的,只是在于你记不记得而已。(自从小学知道这一点后每当有人说“我很少做梦”我都要反驳…)
    Cobb教育Ariadne时说•Never re-create places from your memory. Always imagine new places. Building a dream from your memory is the easiest way to lose your grasp on what is real and what is a dream.
    就像一千年前,庄子不知道到底是谁梦见了谁。xxxHolic里面也提到过周庄梦蝶的故事,所以Clamp四大婶把侑子的另一个身份写成蝴蝶的隐喻应该很明显了。
    说起xxxHolic,在看完这部漫画的时候我也想过很久——四月一日(注:人名),到底算不算是一个存在着的人呢。因为时空的扭曲而产生的一个补充空缺位置的替代品,到最后时空扭曲的源泉崩塌了之后,他的存在就像被完全抹杀了一样,几乎没有人记得他了,而他也不记得那些曾经陪伴着他的人和事了,甚至他死去的父母的名字。虽然最后还有几名具有魔力的人还在最后记着他,陪着他,成为他存在的证明,可不一样像一个梦一样,再也没有其他的意义可言了么?除了等待侑子……那,如果连等待的需要都没有了的话,那么这个世界对他来说到底是什么呢?
    不过还好他并没有因此而自暴自弃,他在侑子离去了之后还好好地经营着“店”。我想是因为侑子曾经对他说过的话吧。在侑子还在的时候他就发觉了这件事情,当他哭着问侑子“这一切都是一个梦吗”的时候,侑子告诉他。“即使是在梦中,只要那里有你的信念、希望与所爱的东西,那梦也会成为现实。”
    你在梦里面感受到的东西,你在梦里面相信的东西,你在梦里和他人产生的羁绊,那都是真真正正地存在着并影响你的东西。你所拥有过的,即使那情感是在梦中的,但那也都全部都是发自内心的真实的。Mal无法接受现实,是因为她在梦里被灌输了一个可以改变性格的想法,那想法融入感情与生活,成为潜意识里面隐约却强烈的存在……这会影响你的现实,你真正的生活。
    那么这又延伸出了一个问题,何之为梦,何之为现实?
    我想到童年时看的国产动画《宝莲灯》,里面那个坑蒙拐骗的人出场时念念有词“真作假时假亦真,假作真时真亦假”。我想到缸中之脑黑客帝国,对现实中的人们来说,矩阵世界其实就是一个梦,只不过这个梦的系统比较完善比较符合现在所发现的物理规律。你说,生活在那样一个梦中究竟是好是不好?等等其实这个问题没有太大的讨论的价值,因为在这部电影里全世界99%的人都不知道自己生活在矩阵里,他们没有做出选择的权力……而矩阵世界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并非梦境,因为里面的人的思维都是真实的,并非某人的潜意识。如果非要说他是一个梦的话,那也只能说是AI的梦。哈哈,这就是客观唯心的世界了~如果AI要自立宗教的话那它追随者的队伍一定非常的庞大……说起来矩阵世界究竟是怎么建立起来的我不记得了啊啊啊突然好想再看一次黑客帝国TAT
    《Inception》里,在那沉睡着十几个老人的房间里发生了这样的对白。
——They come here every day to sleep?
—— No. They come to be woken up. The dream has become their reality. Who are you to say otherwise, sir?
    Cobb在回忆时说道:She had locked away, something deep inside her. A truth that she had once know, but chose to forget. Limbo became her reality.
    那十几个老人和Mal将“梦境”视为“真实”。其实就个人性格和情感能被影响的程度来看,现实和梦境是没有区别的。抛开潜意识,十几个有自己意识的人相会在同一个梦里,他们对彼此的影响是真切的。四月一日问侑子,刚刚在梦中,我是梦见了小樱,还是见到了小樱?侑子说,是见到了。
    但梦境和真实,总还是有区别的呀。首先就《Inception》的概念来说,梦境是主观唯心的。(不像xxxHolic里面梦境是客观唯心的,四月一日问侑子,那这是我的梦还是侑子小姐的梦?侑子答,是一样的,因为梦,是相连的。)所以这个梦是需要有人来建造的。而,这个梦世界是狭隘的(并且一定是会有bug的吧……),因为这个梦是一个人的主观世界,其实我不知道其他人是否都愿意生活在别人的主观之中,我就不愿意,除非那个人特别博学特别有趣他设计的梦境特别有意思,那我会非常喜欢到里面去玩,但总之是不愿意长期生活的。当然也有可能这是他们十几个人共同设计的梦境了,不过那样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他们不能够接触到新的事物了,这个世界永远都有超乎想象之外的新事物等待我们去学习,而在梦境中是接触不到的。
不过话说话来,其实我们在真实世界中生活的天地,也不过一尺见方罢了……井底之蛙的天下,哈哈。不过就算是井底之蛙,我们连自己的这片天空都不一定弄懂了呐。
    声明一下,我刚刚说了Inception和xxxHolic里对于梦境的设定具有主观唯心和客观唯心的区别,但我的意思并不是说我认为真实的世界就是唯物的,在真实世界中唯物与唯心两派永远都没有办法证明自己,因为我们作为一个观测者来说很难正确地观测自己。但梦境是我们可以观测证明到的,所以身在此高度上我们可以对被观测物作出判断,也就是梦境并不是真实的,它只不过是你的一系列脑部运动。所以这个时候在Inception里你一旦选择了梦境那你就很明显是主观唯心主义了。不过把这个上升到哲学高度有点无趣,因为其实那里的人们都不是在为自己的哲学立场作出选择,哪怕是一个纯粹的唯物主义者也有可能因为软弱而躲进梦中世界的吧。等等同时这涉及到进入梦中的仪器与药是否昂贵的问题,啊啊啊果然还是好想了解那个世界的背景啊!到底为什么进入梦中会被视为违法以及它从发明到试用的一系列状况!
    最后提一下Saito。事实上我真的很佩服他,他在limbo里面渡过了五十余年,醒来后还能立刻反映过来要打电话帮Cobb勾销记录……拜托他在梦境里渡过了比现实岁月还要长的日子,然后他一醒过来就能立刻分清什么是梦什么是现实?不过像Saito这种一看就很厉害(什么啊= =)的人能做到这一点似乎也无可厚非。厉害的人一定有强大的内心。对其他人来说这十小时的航班是一次惊心动魄的冒险,而对Saito来说是孤独漫长的等待。他的limbo是片头被Cobb和Arthur带入的那个梦境,不知道他们俩设计的梦境足不足够大好让他能在那里消磨五十余年……话说为什么Cobb没有给Saito一个图腾以防万一呢?好吧历史总是充满各种各样的巧合与机遇,万无一失总是做不到的╮( ̄▽ ̄”)╭(重点是我们不可以钻牛角尖~

2.梦境可以嵌套,梦中有梦,梦可以看作是里递归函数,反复调用自身,每调用一次就进入下一层,直到最后调用到最后一层,计算出结果后,再逐层的返回结果。梦境中完成任务后,逐层穿越(kick),逐层醒来,返回到现实中。

唔,最后一个因为当时中断了所以写不下去了啦,以后有灵感了再说吧╮( ̄▽ ̄”)╭
【】
•You don't understand. These are moments I regret. They're memories that I have to change.
•Your guilt defines her. It's what powers her.
•Do you think you can just build a prison of memories to lock her in? Do you really think that that’s gonna contain her?
•The truth that you might bring a freight train through the wall. The truth that Mal is brusting through your subconscious.
•If we are gonna succeed in this… you have to forgive yourself and you’re gonna have to confront her.

3.当梦境大于两层之后,就变的很危险很不稳定。不稳定表现在梦境层次越深,会有更多的防御者,目标容易发现是梦境;容易滑落到更深,也就是进入潜意识边缘(limbo)。

4.每一层梦境中必须有一个人是清醒的,负责躲避防御者并在适当的时候把下层的同伴们叫醒。穿越的时候必须逐层穿越,从最下层开始 一直返回到现实中,这个过程通过上一层的清醒者为下一层的清醒者播放音乐来告知下一层中的梦中人来最好准备,以此保证同步穿越及顺序的正确。有一个疑点:在河上第一次穿越的时候,其他人错过了时间,但是arthur为什么没有醒过来?有人解释为镇定剂,这也解释不通,如果是镇静剂那第二次为什么醒了?

5.不同层次梦境中的时间比例,一般的梦境中的时间换算关系为,现实中的5分钟=梦境中的1小时。1:12,植梦任务中因为加入了强力镇静剂因此大脑速度加快,现实与梦境的比值变小,比例关系变为1:20,也就是第一层梦境1周:第二层6个月:第三层10年。这个时间层次比例关系也解释了cobb在潜意识边缘层见到saito时 saito为啥那么老,saito在第3层医院挂掉,cobb和小萝莉到第四层找到濒死的fisher帮他穿越回来,之后cobb需要再在第四层找到saito,(saito已经掉入limbo层,但是在第四层的某个地方还有saito,只不过他已经失去记忆)。cobb在第四层找到saito后,需要再到limbo层劝说saito跟自己穿越回去。cobb找他的时间加上之前saito在第三层挂掉的这个时间差也就是saito为啥那么老的原因。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乐白家网页版发布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爽并沮丧着,梦的层次及其时间比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