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街舞,揭秘综艺节目布景变化内幕

2019-11-05 15:33 来源:未知

两档街舞选秀节目都维持了街头风的实景舞台,复古风、嘻哈风,以及中国风的混合,让街舞舞台超越了传统选秀舞台上下布局的模式。《热血街舞团》的总导演车澈延续了自己在《中国有嘻哈》中的强势风格,动用了大型机械装置——变形金刚造型的机器人,导演在机器人中进行节目流程。与此同时,在第一集的海选中,节目组为每一组选手准备了表演等候区,不同于广场海选的布景,于是每组选手的表演舞台都在变化,使得表演更有记忆点。这样的设计从直观上来说,当然更加吸引观众的眼球,一方面是强化了节目的风格,另一方面也表达出节目精致化的追求。

截至笔者撰稿《热血街舞团》网播量已达1.29亿,《这!就是街舞》网播量破3亿,同时#这就是街舞#微博话题阅读量达51.6亿,#热血街舞团#微博话题阅读量以30.6亿奋起直追,这场街舞之争最终花落谁家似乎已经可以管中窥豹得出一二。

为何诸多节目开始“去舞台化”?这类场地打造起来有多困难?斥巨资打造这样的布景又有怎样的优势?为此新京报专访《热血街舞团》舞美设计唐焱,《我是大侦探》置景导演陈泽昆、道具导演石正浩,《铁甲雄心》总导演张荣胜等业内人士,揭秘“去舞台化”布景制作的幕后故事。

综艺拼硬件制作已成新趋势

纵观整个综艺行业,嘉宾、环节、舞台等节目内容的雷同已不再稀奇,综艺嘉宾在一档节目中表现出色,往往就会有接二连三的通告邀请。嗯哼参加完《爸爸回来了2》,又在《爸爸去哪儿5》中圈粉无数,接下来芒果TV的《妈妈是超人3》又将亮相,被网友戏称为“看着长大的孩子”。不仅是何炅、Angelababy、沈梦辰、杨迪等综艺咖,赵丽颖、朱亚文、周一围、张国立等也成综艺常客,这些熟悉面孔折射出的是综艺行业的人才困境与创新乏力。

摄像与舞美的冲突是“实景”中经常遇到的。传统舞台通常只有数十台摄像机静置台下即可,但“去舞台式”场景没有固定的表演空间,摄像机必须360度环绕式拍摄,加上几百台摄像机需散落各处,因此舞美必须考虑到每一台摄像的机位。

硬件配备到位才能称为“制作精良”

《热血街舞团》首期节目下来,专业词汇的介绍少之又少,但观众并未对节目内容产生观看障碍,并有效避免了观众观看节目的连贯性被字幕打断的不良体验。

从垃圾场、拆迁区搜集、租借

作为两档撞型的“对打”综艺,《热血街舞团》与《这!就是街舞》早在宣传期就引发了大量关注,从导师嘉宾到宣传阵仗,一直都在比较与被比较之中。上周末《热血街舞团》正式开播,直观来说两档节目的最大区别应该就是在布景。尽管有所区别——一个是港式复古工业风,另一个打造了四条不同风格的街道,但都能看出节目组在场景的设计上煞费苦心。

乐白家网页版 1

▲为节目内容服务

□豆包

而《热血街舞团》首播初战告捷,其中的门道不是简单的流量担当能够解释的。邀请自带偶像光环的流量嘉宾助阵,对于节目前期宣传确实具有快速达到全民皆知的推广效果,但是能否将知名度转化为点击量,还得靠制作团队对用户的痛点能否拿捏得当一击即中。

确立了摄影棚后,舞美会根据摄影棚的面积、布局因地制图。据悉《我是大侦探》第一期的场景是《有间客栈》,因此设计团队参考了《新龙门客栈》等经典影视来画图。《明星大侦探》《我是大侦探》的舞美导演陈泽昆表示,他们整个设计团队有20余人,大多数是从室内设计等行业而来,擅长建筑设计。但仅是客栈的布景图他们就画了二十多天,“因为房间特别多,我们要考虑到加机位、下灯光、剧情发展、美观等方面。”据悉,布景的设计图一般在搭建前会修改四到五稿,之后随着剧情、环节的变动,会再做五到六稿的细节上的调整。

聚集一堆流量明星,吵吵闹闹就能赚收视率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尤其是台网联动的背景下,竞争愈发激烈的综艺节目,只有凭精良制作才能突出重围。而布景、灯光等硬件的匹配到位,是制作精良的基础。

《热血街舞团》总导演车澈在其开播发布会上介绍,不同于以往综艺节目以选拔个人冠军为目标和结果,《热血街舞团》将会在团队选拨以及今后的团队合作上助力舞者实现梦想。重点是:《热血街舞团》突出其团队的概念、推崇团队协作,提出“团魂”的价值观念,而《这!就是街舞》正是个人选拔模式!

▲观众需要真实感

其实,节目包装和布景的精致化、大场面早已不是新鲜事,被戏称为“土豪”节目组的综艺节目接连出现,尤其是网络综艺节目,除了节目中的大牌明星应接不暇,舞台搭设等硬件投入也愈发“不计成本”,说明资本正倾向于网综节目的制作。

《这!就是街舞》播出至今,围绕节目的话题两极分化严重,一面是关于节目话题的正面褒奖,一面则是频频陷入名字问题、视频链接出错、后期神剪辑等纠纷质疑之中。与此同时,观众纷纷表示看不懂,虽然节目后期加入了字幕对舞蹈动作进行解释,但还是有观众表示不明所以,只能通过现场的欢呼声来判断选手表演是否出色。

《热血街舞团》场景达50个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同质化的节目越来越多,从模式上创新已经是不容易的事,因而不少节目组会选择增加节目的复杂性,这种复杂性既体现在规则,也体现在道具的配合上。典型的例子就是《明星大侦探》,作为场景推理类的节目,它在第一季中由于道具和场景的疏漏,招致了不少侦探迷和原剧粉的批评。但随着节目嘉宾对于游戏的规则越来越熟悉,案情的复杂程度慢慢升高、道具的到位以及舞台布景的精致化,让节目突出重围,在第三季中几乎是全网好评。尤其是收尾两集中恐怖饭店和医院的实景布景,真正做到了综艺节目的“电影化”,也被调侃是“拍一个案件盖一栋楼的丧心病狂的节目组”。

网播量悬殊,突围关键在用户拿捏

准备

道具和布景关键还是要能为内容服务

背靠BAT的优爱腾持续展开内容暗战,源源不断的资本投入以期拖垮对方,但如果仅仅只是相同内容的角逐,换汤不换药,那只会加重视频内容模式固化的问题,最终骑虎难下资源白白浪费。

综艺工业化水平的提高,无疑是综艺开始流行“去舞台化”的首要原因。“去舞台化”不仅需要团队科学、合理地将大部分投资分配给舞美、道具,同时也需要有足够成熟的工业工作流程。制作人C表示,以往棚内综艺的六到七成投入都要分给模式版权方、明星嘉宾等,在舞美制作上投入的金钱和精力相应都会减少,“之前我们做节目就是找一个摄影棚,搭建一个舞台,安排一些机位,就可以录制了。很套路化。但现在原创节目首先省下了模式费,在工业水平提高下,嘉宾费用也得到了控制。相应地,综艺团队越来越成熟,他们开始发现提高整体制作水准的重要性,圈内的舞美团队、道具团队也在进步,这都为‘去舞台化’打下了基础。”

同为“芒果出品”,另一档完全“扑街”的综艺《七十二层奇楼》最失败的地方之一却是布景的不走心。作为探险悬疑类节目,布景当然是很重要的,加上《盗墓笔记》的IP加持,如果在硬件上下工夫,成为爆款也不是不可能。可惜,完全失真的“山洞”、山寨的“行星”,还有混乱的打光、机位,让观众只看到了节目的廉价。虽然《七十二层奇楼》本身剧本的问题就很明显,但是从硬件的配备更让人感觉这个节目的不受重视、浮皮潦草。想拉一堆流量明星吵吵闹闹就能赚收视率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尤其是台网联动的背景下,竞争愈发激烈的综艺节目,只有凭精良制作才能突出重围。

这虽然得益于《这!就是街舞》前期不遗余力科普街舞干货的“嫁衣”,但主要功劳还得是节目组关于综艺游戏感的成熟掌控,以户外真人秀的呈现方式,让观众的注意力转移到两组成员激烈竞争的故事情节上,悬念紧扣、意外跌出、笑料丛生,综艺环节之间水到渠成的设计,使得即使是对街舞文化一无所知的普通观众也能在环环相扣的情节中找到收看乐趣。

据悉“热血之城”是《热血街舞团》斥巨资专门在户外打造的一个拍摄场地,目的在于让观众可以更真实地体验,看节目就像在玩角色扮演。无独有偶,近几年越来越多的综艺都开始走向“去舞台化”。例如《火星情报局3》的“全次元”街道,《明星大侦探》风格迥异的“命案现场”,《铁甲雄心》极具钢铁质感的“战斗舱”等。据悉接下来将播出的《这就是铁甲》《我是大侦探》等节目在场景上也将延续这样的画风。

乐白家网页版,当然了,道具和布景都是为了内容而服务的,或者说将内容中的看点进行放大。早在几年前,在节目中运用“高科技”装置,就已经成为不少综艺节目的“代表作”,比如《中国好声音》的转椅,再到如今《中国新歌声》中的俯冲轨道,坊间关于“一把转椅究竟多少钱”的玩笑话其实已经表现出了道具和舞美对于节目的加分作用。导师在按下按钮前的焦虑和纠结、导师转身后看见“选手”真容的表情和动作特写……转椅无疑是为节目不以貌取人的选秀宗旨起到了核心作用。结果,在“转椅”一炮而红之后,一时之间出现了不少选秀节目,都把机械装置用上了自己的舞台,但是结果并不尽如人意。因为相比节目流程的设计,装置与内容并没有很好地结合。

直到昨晚两档节目一起上线后,这场街舞之争才正面打响,今日“鹿晗 北京瘫”“宋茜 甩头发”“陈伟霆 豪气”“易烊千玺”“罗志祥 蜡笔小新”“黄子韬 发型”等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榜,不难看出二者争锋相对的流量暗战。

从播出效果的角度看,“去舞台化”会以极快的速度为节目加分并吸粉。比如当《明星大侦探》采用全实景时,不少观众称赞“就像在追剧”。

用最简单的话来说,资本的投入与节目组的用心,缺一不可。前阵子备受好评的几档央视文化类节目,内容为王没人会反驳,但在优质核心内容的基础上,舞台呈现的效果可一点没打折扣。“国宝守护者”们用话剧的形式呈现 “穿越时空的对话”,舞台的布景、灯光、LED屏幕的变换,几乎是“春晚标准”。所谓“细微之处见风范,毫厘之优定乾坤”,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不管是大投入还是小细节,观众观感如何,都是视觉节目绕不过去的硬标准。而有针对性地投入,则是实现专业和经典的必要门槛。因此,网络综艺节目前期投入成本直逼电视节目甚至更加高昂,未尝不是好事。

题材撞车的同时,节目嘉宾、环节设置、舞台布景也如出一辙,综艺相互“借鉴”模式固化已成行业镣铐。《这!就是街舞》《热血街舞团》两档节目看下来,雷同的地方数不胜数,从嘉宾选择到环节赛制上大同小异的队长表演、选手挑选、组团竞赛,开场画面相似度极高的街道布景、灯光特效、镜头切换等等。

据悉《明星大侦探》第一季由于经费有限,额外道具只能让工作人员从自己家搬来,临时充当。但对于一些主题性极强的场景,节目组则要在短时间内通过租借、廉价购买等方式搜罗。《我是大侦探》的道具导演石正浩透露,该节目设计了一期“1998年”的复古场景,道具团队到拆迁的老社区一户户地收购旧衣服,再悬挂在场景里。“场景内的老式洗衣机也是道具老师搜寻了很多地方都没有,结果跑到垃圾回收站,可以说是在挖掘机的铁臂之下抢回来的。”而一些大型的老家具,除了一部分是从乡镇、老城区租借而来,也会从专业的影视剧库房进行租借。

资本正在向网络综艺倾斜

乐白家网页版 2

道具

不论是装置还是道具,都起到了催生经典诞生的作用。一个节目能够诞生多少经典时刻,就决定了这档节目能够在观众记忆中留下多久。比如说,同样都是游戏节目,原版的《Running Man》在不少道具上都下足了工夫,单凭一个弹射椅和冷水炸弹的道具设计,就比其他节目中的类似环节给人留下更深的印象。江苏卫视《一站到底》中淘汰选手掉入坑中的装置设计,为智力竞赛增添了不少刺激性,让智力竞赛节目的热潮奇迹般地卷土重来,“胜者为王”的节目核心一目了然。

舞美上,两档街舞节目都努力让街舞文化回归街头。

“去舞台化”的场景除了考验舞美的搭建能力,同时也为道具组设置了难题。除了拍摄必需的道具,道具组还需根据不同的场景,搭配大量额外的装饰道具,令场景更具真实感。例如《热血街舞团》中“热血之城”里“着火”的路灯、墙上的涂鸦、路边的邮筒、长椅;《我是大侦探》场景里的床、书、装饰画、各类增添气氛的家居用品等。

乐白家网页版 3

▲增强团队沟通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乐白家网页版发布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这就是街舞,揭秘综艺节目布景变化内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