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活出另一种优雅,进演艺圈是为养家

2019-11-06 15:48 来源:未知

在上周播出的《奔跑吧》中,拿着“带我走”的牌子跑向终点的林依晨,重现了当年《恶作剧之吻》里那个冒冒失失的“笨蛋湘琴”。比起综艺中的迷糊,生活中的林依晨却很理性,甚至有点克制。

图片 1

金庸先生的《射雕英雄传》又一次被搬上荧幕了。

克制到,难以想象她从来没有喝醉过。“上次生日就想今年一定要喝醉,结果又没有兑现。”她遗憾地拍了拍手,“想喝醉,就要在绝对安全的环境里,我也尝试过去酒吧,但就是不舒服,不会带给我那种所谓的快乐。”

前段时间,婆婆追《跑男》,再次看到了当年那个迷糊的“袁湘琴”。今天我们的主人公呢,就是“元气少女”―林依晨。

上次看《射雕》,还是2008年我男神胡歌和林依晨的那个版本,当年真是被我胡和林依晨的CP配一脸啊!

粉丝封她为“晨神”,在他们眼中“晨神”是个正能量满满无可挑剔的模范生,就连上《康熙来了》,小S和蔡康永都会“吐槽”她,“从里到外,都给人一种很正派的感觉。”

图片 2

图片 3

出道17年,已身为人妻的林依晨仍是一张不受时间伤害的娃娃脸,但她对于演戏的专注丝毫没有改变;生活上每逢被媒体“催生”,她也总是笑着说“就这一两年”。不过她很确定的是,就算有了孩子也不会停止表演,“如果你们想看我演戏的话,我就死赖在这里不走了。”

林依晨很小就负担起家里的重任,18岁的她为了给弟弟买电脑,去参加选美比赛,从此进入了演艺圈。

这版《射雕英雄传》,是胡歌和林依晨继《天外飞仙》后的再度合作,在戏外,两人一直维持着很好的私人友谊。

从小不惧坏男生,最恨信用卡

图片 4

就在去年,在金鹰节颁奖礼,胡歌在发表获奖感言,特意说到了林依晨对自己影响最深的两句话:

不同于外表的文静乖巧,童年时期的林依晨是个暴烈型性格,像只未被驯化的野兽。上幼儿园时,面对自己的座位被其他男生霸占,“我硬坐下来,他跑来推我,我就拿手帕的别针刺向他的额头,当时那个男生吓得哇哇大哭,直到幼儿园毕业也不敢再来惹我。”后来她被班主任抓去一顿训,问她“要是刺到对方眼睛怎么办?你把你那双漂亮的大眼睛赔给他吗?”林依晨想了想,爽快地答应,“好。”

2005年,林依晨在《恶作剧之吻》中,是那个傻里傻气、天真烂漫的袁湘琴,赢得了郑元畅的真心,也赢得了观众的认可。

"演戏是一个探索人性的过程,”“她是在用生命演戏”。

从小父母分居,母亲一人扛下照顾她和弟弟的责任。但依然把她保护得“太好”,“就连我下楼买个东西、倒个垃圾都不行,因为她会觉得外面治安不好。”

图片 5

当时林依晨坐在台下泣不成声。

青春期的林依晨,没去过西门町购物、没去过KTV消遣、没骑过摩托车或是尝试逃课,很多同学回忆那时候的她,志向是念新闻系,有空时永远都在读报纸。

三年后,她再次出演《恶作剧之吻》,她也因此成为了第一位拍偶像剧,拿到金钟奖的妹子,林依迎来了自己的美好时代。

图片 6

她说,十五六岁前的自己,从不了解人间疾苦,很多社会现实都是从小说上知道的。高二时,母亲中风病倒,她才知道家里的状况:原来为支付生活开销,家里早已负债数百万元,还从利息高得吓人的信用卡中透支了不少钱。那之后,信用卡成了她最痛恨的东西。

图片 7

从袁湘琴黄蓉到程又青,古灵精怪傻白甜到职场精英轻松转换

但就算是手足无措时,她也不愿意向长年离家的父亲求助,她回忆着那段一口吞下经济压力与亲人离去恐慌的岁月,只能逼迫自己在诸多不顺中迅速成长,“独立这种事,真的是后天训练出来的。”

林依晨可谓是娱乐圈的“拼命三郎”,拍《天外飞仙》,她3天只睡50分钟;拍《射雕英雄传》,她6天6夜没闭眼。

很多人认识林依晨,是12年前的一部《恶作剧之吻》。

为给弟弟赢电脑而参加选秀

图片 8

蠢萌学渣袁湘琴和天才学霸江直树的搞笑生活,那个时候一到考试每个小女生都期盼着,有个江直树那样的男票粗线拯救自己。

当年,林依晨参加台北“捷运超美少女”选秀比赛的动机之一,是为弟弟添置一台新电脑,没想到却拿到了第一名,“我从来没想过当明星,就是抱着‘玩玩’的心态,争取下那些动人的礼品,刚好电脑、提货券、现金都是我家需要的。得奖后也会想自己怎么能那么幸运,因为季军、亚军都比我漂亮,可能评审对有长辈缘的长相更有好感。”

过度的劳累,终于压垮了这个少女。林依晨被诊断患上了脑癌,这让她开始重新思考了自己的人生。康复后,她决定为自己活。

当然我至今仍然记得袁湘琴对于成语“黔驴技穷”的解释,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我也是大写的服。

2001年,林依晨考入台湾政治大学韩文系,拍摄了一些MV及广告,但就算工作再忙也没有放弃学业。一年后,她在电视剧《18岁的约定》中担任女主角,表演颇受好评;2005年,她以《天外飞仙》成功进军内地。同年,其主演的《恶作剧之吻》成为很多人青少年时期无法绕开的“霸屏”偶像剧。

于是,在2013年,林依晨选择了出国游学。在学校,她会和同学一起塔地铁,会吐槽考试太难,筹备毕业作品,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

图片 9

不过,现实生活中的林依晨,和袁湘琴性格差距很大,除了理性,她还是娱乐圈里的“学霸”,反而更像江直树(《恶作剧之吻》男主角)。于是她一遍遍地研究漫画原著,再加入自己对角色的理解,“真实经历过的会很感人,但也会耗损演员。我可能比较笨,每次情绪大的表演就连接自己,去回忆类似的经历。”袁湘琴蜷缩在医院角落放声大哭的一幕,就是“偷了林依晨自己的生活”,她一遍遍回忆起自己曾经经历过的痛苦。

图片 10

而袁湘琴和江直树的反串婚礼也一度成为我梦想中婚礼的样子,现在想想,诶,年少不懂事啊!

人称拼命三娘,23岁便草拟遗嘱

图片 11

图片 12

为更好地诠释角色,林依晨曾创下过不少令人“叹为观止”的纪录:曾试过20天不吃饭;拍《天外飞仙》时,三天只睡50分钟;拍《射雕英雄传》时六天六夜没合眼,穿着单薄的戏服在零下几度的低温下发抖;拍《兰陵王》时坚持不用替身,倒挂于城门再被投入水中,导致眼周血管爆裂。因为是非科班出身,她把剧本当教科书背,做表格、写着密密麻麻的批注。

一年留学的时间,林依晨写成了《美好的旅行》,记录了她优雅的人生姿态。同时,她也遇到了现实版的“江直树”―林于超,他们举办了简简单单的婚礼。

凭借本剧的热度,林依晨在2008年凭借续集《恶作剧2吻》的优秀表现,荣获当年金钟奖戏剧类最佳女主角;

虽然戏约不断,但不拍戏时她也不放弃学习,要求自己每天凌晨四五点起床读书……这样的行为大概持续了十年。《恶作剧之吻》导演瞿友宁心疼她,“很多年轻演员都放弃了学业,或是觉得学业并不重要,我却看到依晨认真学习带来的收获。”拍戏过于拼命也让她产生恐惧,因为怕自己若是离去会留下母亲孤身一人,23岁的她就开始草拟遗嘱。

图片 13

成为偶像剧史上折桂金钟视后的第一人。

2008年,林依晨凭借《恶作剧二吻》首次摘得金钟奖最佳女主角,虽然是不讨巧的续集,但评审一致认为“林依晨颇有层次的表演至关重要,没有她的话这部戏就垮了”,她也成为偶像剧史上折桂金钟奖最佳女主角的第一人。但这风光之后,她也把自己送上了手术台。

因为拍戏,林依晨要吊威亚、跳海,她害怕自己会突然离去,留下母亲和弟弟,所以她在23岁就立下了遗书。她不仅对家人好,对朋友也是毫无保留。

图片 14

在最风光的时候,把自己送上手术台

胡歌曾在颁奖典礼上说:“自己最感谢的人是林依晨”。在拍摄《射雕英雄传》时,他出车祸时,林依晨和整个剧组等他恢复归来。

她在颁奖典礼上说:

“当时在恢复室醒来,顿觉满嘴血腥味,有种在地狱走了一遭的感觉。”

林依晨曾对他说:“演戏是一个探索人性的过程”、“是在用生命演戏”,他说:“这两句话 ,我会记住一辈子。”

“有人曾对我说,演员的使命是要带领观众去看到更深层的人性,我极力希望自己能够做到这一点,我相信台下的各位也都一样,都是用生命在表演,所以我们绝对不止可以做到今天这样。”

由于长期不规律的作息以及压力过大,得奖的那一年,林依晨被验出脑下垂体蝶鞍部出现约2cm长的囊肿。术后的她情绪低落,连着好几天向母亲讲述自己以前受的苦,但也让她开始反思人生。

图片 15

之后出演了一系列爆款偶像剧,成为不折不扣的偶像剧女王,虽然都是浪漫有爱的偶像剧画风,但是每一个角色都被林依晨赋予了不同的标签~

“我脑下垂体长了肿瘤,老天爷对我真好”是林依晨康复后对媒体说的第一句话,萦绕在她身上的无形压力,在大病后得到释放,她变得松弛、坦然,不再强迫自己不分昼夜地拍戏,还原谅了一直记恨的父亲。

去年,胡歌也跟林依晨一样,选择在事业的巅峰期出国进修,沉淀自己。好友林依晨前去送别,她说:“一个演员,说到底也是普通人,关键是他自己知道怎么看待自己,我觉得这趟旅程他会由于这么得到许多,然后……高兴玩吧!”

《天外飞仙》中一开始无忧无虑的七仙女小七,眼珠子一转,一个鬼点子就诞生了,到之后成为一位为爱隐忍妻子母亲的转变,成功打入内地市场。

很多人以为她会靠《恶吻》系列“吃”一辈子,但她却接拍了《我可能不会爱你》,以仗义执言的程又青再度拿下金钟奖。2013年,与冯绍峰合作的《兰陵王》也创下多项收视纪录。就在此时,她决定暂缓自己的演艺事业,前往伦敦学习表演,“出国读书是我从小就有的梦想,只不过当时家里条件不允许,这么做也是还自己一个心愿。”被问及会不会担心此举让她在圈内地位不保,“这趟游学很重要,地位反正上上下下,我已经没什么遗憾了。”

临行的一番话,让他潸然泪下。

图片 16

在伦敦的她变为普通学生,会和同学一起搭地铁、背包远足当铲屎官,也会吐槽学习压力大,晒自己的毕业作品,“我不会抗拒那些只有年少轻狂才会做的事情,反而现在会尝试些疯狂的事情。”至于“息影”一年的经济损失她也丝毫不在乎,依旧信奉表演是自己能够贡献给观众的价值,“表演不只是事业,对我来说更像是自我的完成;我想,活到多少岁就演到多少岁。”

图片 17

图片 18

A

如今的她,已经35岁了,可在屏幕上的她,满脸胶原蛋白,哪里像一些明星,满屏玻尿酸,看着怪吓人

《东方茱丽叶》中勇往直前、不怕挫折有极大设计天赋的林濑穗,受到委屈挫折骄傲地抬起头不让眼泪掉下来的样子,倔强又让人心生爱怜~

人生伴侣

图片 19

2014年,32岁的林依晨与交往两年多的男友林于超步入婚姻殿堂,没有大宴宾客,也没有豪华的排场,两人还特意向慈善机构订购西饼,一边做慈善一边办婚礼。

《我的亿万面包》中积极上进的曾善美,和名字一样,单纯善良拼命工作养活家庭和男友,和不上进的男主之间迸发出爱情的火花。

林依晨与林于超相识于高中,“十几年间几乎没什么联络,可能一起吃过饭,坐在隔壁,他跟他左边的聊,我和我右边的聊。直到我表姐的婚礼,我当伴娘,他当伴郎,之后互动才多了起来。”在英国读书期间,林于超突然向她求婚,因为知道她不喜欢奢华的钻戒,便以项链代替,寓意能一辈子圈住爱人。“好的爱情是要找到相处起来自在的人,必须也能够让你成为更好的人;而不是越来越拖垮你、让你越来越负面的人,那就不是好的爱情。”

这个不上进的男主就是江直树的扮演者——郑元畅。果然,风水轮流转啊~

她眼中的男闺蜜

图片 20

郑元畅

当年的林依晨脸上还有一些婴儿肥,满满的胶原蛋白充满活力,就好像我们身边最普通的少女。

《恶作剧之吻》中,林依晨与郑元畅的默契表演让无数观众盼望他们能从戏里走到戏外,至今不少人还在他们微博下疾呼,“她不过是演了一部戏,走不出来的是我们。”

所以林依晨饰演的偶像剧女主就是我们这些平凡女孩子的缩影,她的一哭一笑才能引起我们的共鸣。

去年,二人一同参加了真人秀《非凡搭档》。无论是她下意识地喊对方“直树”,还是郑元畅为她挡太阳,录完节目后一把搂过她说“我们回家”,每一个互动的瞬间都不禁让剧迷再次抱有幻想。

图片 21

“真人秀中看到了他很不一样的一面。以前的他不喜欢和别人有过多互动,现在则是觉得如果能让氛围更好,让一部剧、一首歌呈现更好,他愿意这么做,这种改变挺好的。”

就在大家习惯了看到林依晨饰演或迷糊或上进励志的“小白”角色时,林依晨在2011年遇到了“程又青”这个角色。

胡歌

从穿着帆布鞋穿梭在校园中的学生摇身一变成为穿着高跟鞋在职场中独当一面的程又青,就像是我们这些女孩子跟着袁湘琴一起成长,当然也是林依晨的成长。

胡歌与林依晨的革命友谊源于《天外飞仙》和《射雕英雄传》。拍《射雕英雄传》时胡歌遭遇车祸,林依晨宣布和剧组一起等胡歌养伤复出。

图片 22

胡歌曾说,林依晨告诉他,演戏是一个探索人性的过程,她是用生命在演戏。

其实在《我可能不会爱你》之前,林依晨的演技已经在电影《飞跃情海》中得到肯定。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乐白家网页版发布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如今活出另一种优雅,进演艺圈是为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