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小说,唯美的残缺

2019-09-22 22:07 来源:未知

前些年,曾经读过川端康成的《雪国》,于是,喜欢上了这个岛国的雪!
自此,血液深处始终流淌着一个影像——静默在银白世界里孤零的木屋。
追忆篇,那漫天遍野的片片雪花,那凌寒盛开的樱花,还有那悲戚摄心的感人情节,这一切,使我每每独处时,总能感到自己血液的翻滚!
飘零的身世,动荡的时代,残酷的抉择。良知和责任的矛盾,道德和大义的冲突。包括主人公剑心的内心挣扎,把一份沉重沉淀进了每个观众的心!并一滴一滴的把人的心融化!击沉!
“十字”伤疤,无奈痛苦的一段爱!都在残缺里给人一种美!一种酸楚的凄美!
乐白家网页版,电影留给我们太多的思索,关于人性,关乎人生!
电影演完了,雪还在眼前飘,樱花也正烂漫!十字伤疤还挂在心头....
一切都平静了,却丢给人一个永无止境的思索......
最后,我想这样诠释追忆:唯美的残缺,陈年的斑驳.
一部,男人也会女人的电影。一部,有痛却喊不出来的电影!一部,记忆一生的电影!!!!

乐白家网页版 1 在西天使界,常年生长着一树树淡红色的樱花,这些樱花片片飞落又绽放,终年不断。
  意暇是现任的西天使长,我和他生活在一起。意暇望向我的眼神总是盛满了浓浓的悲伤。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前世流过太多的泪,以至于到了今世,一滴也流不出来。
  天使是不轻易流泪的,因为那些泪是一滴一滴的精魄凝结而成的。每一个天使只有三滴眼泪,流完了,天使也就消失了,化作一只淡蓝色的蝴蝶。
  意暇980岁了,而我只有500岁。他告诉过我,前世我是为爱而死的。对此我毫不疑,但从没有问过他关于前生的事。所以一直到意暇消失,我仍对我的前生一无所知。
  与我们西天使并存的还有暗界和东天使界。
  对于暗界,不知为什么,我从心底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憎恨,深入骨髓。每当夜幕降临,我常常在梦里置身于暗界凄清的空间,淡红的樱花树下,漫流着一地深蓝色的血液。
  我将是西天使界的任天使长。我知道。我终有一天会毁掉那些暗界的暗魂的。
  意暇说,你的心为什么总是长眠着灰冷迷惘的梦?然后,他俯过身来怜惜地吻我弯弯的眉毛。
  可我心里的灰色角落却在逐步扩大,哗啦啦,风从我耳边迅疾飞过。我总是回答,对不起,意暇……
  因为,我总有一种感觉,我要找的人不是它,可又会是谁呢?
  意暇的眼角慢慢地滑出一滴冰蓝色的眼泪,那滴眼泪在我的手心里轻盈滑落,然后又破碎在清寂的空气中。
  第三次,我这样回答的时候,意暇流下了最后一滴眼泪。他说:“沉樱,永远不要像我这样流尽三滴眼泪。”
  我看着意暇在我怀里变浅变淡,慢慢消失,化作一只幽蓝的蝴蝶,扇动着绝美的双翼,翩翩流连,轻轻回旋。
  在我正式接受西天使圣杖的那天,淡红的樱花静默绽放,华丽灿烂。东天使玄静澈掠过我的身边时抛下一句话:夜沉樱,你的心为什么这样狠。我低下头泪流满面。玄静澈是意暇的弟弟,他恨我,因为意暇为我流下了三滴眼泪。
  执掌西天使圣杖的第二天,我当着玄静澈的面,一字一句地宣布,从今天起,遇到暗界的暗魂一律格杀勿论。
  天使们一片哗然。我面无表情地举起西天使圣杖,他们才惶恐地安静下来。
  玄静澈对我说,夜沉樱,你会毁了西天使界的。
  不,我冷冷地说:玄静澈,你应该说暗界会毁在我的手上。
  一场西天使和暗界之间的战争不可避免地爆发了。天使们死后化作的淡蓝色蝴蝶在暗魂死后化作的缕缕凌雾中轻扬飘舞,恍然若仙。
  站在高高的玉石圣台上,我远远地看着屹立在灰色天地之间的赤红色身影。玄静澈意味深长地说,他就是暗界之主,涟幻流光。
  涟幻流光!我浅色的瞳孔瞬间放大,我知道,我要找的那个人就是他。
  战争持续了53年,终于西天使获胜了,同时也付出了无比沉重的代价。那些由天使化作的浅蓝色蝴蝶无处不在地飞舞着,要整整100年它们才会和暗魂化作的凌雾一起散去。
  涟幻流光被我远远地用炼剑刺穿胸膛,倒在了盛放整整53年的樱花树下。他长长的赤色头发流淌了一地,也掩住了他的面容。
  夜沉樱,不要看他的脸,玄静澈的脸色诡异又严肃,不然,你会后悔的。
  我没有理会他,轻轻地蹲下,拨开了披散在涟幻流光脸上的赤色长发。那一刹那,淡红的樱花片片下落。我看到了他的脸,俊美苍白,他的笑容经过无数个春夏秋冬向我绽放开来,一如划破冰蓝夜空的月光。
  就在那一刻,我有了前世的记忆。
  ……炎离紧紧地牵着我的手,拉着我冲过了重重凌雾弥漫,蓝色蝴蝶盈舞的空间。他说,只要到了人间,就没有谁能阻止我们了,我们就可以永远地在一起了。我抬起头,苍白而虚弱地向他微笑。可是炎离,你真的以为我们可以逃得了吗?西天使和暗魂已经追来了。
  记忆的最后一刻,深蓝色的血液和樱花般朵朵绽放,灿烂而耀眼。我的第三滴眼泪散落在炎离化作的赤色凌雾中。
  炎离,原来你的前世是炎离,一滴冰蓝色的眼泪从我的眼睛里轻盈滑落,落在涟幻流光那张俊美苍白的脸上。我看着500年前的恋人在我面前慢慢幻化成飘渺的凌雾。
  西天使界开始下雪了,白茫茫的一片,看不到尽头。西天使界的雪一下就是198年,每500年一次,樱花树也被埋在了厚厚的白雪之下。
  暗界的小皇子出世了。在他57岁那年,我看到了他。惊讶得几乎让两个字脱口而出,他竟然和炎离长得一模一样,他真的是炎离吗?
  那个俊美的孩子执着暗夜之剑对我说,等我200岁时,我一定要杀了你,为我父亲涟幻流光报仇。
  我缓缓地展开笑颜,对他说,我等你。可是,我的眼里却落满了悲伤,炎离,你已经忘了我吗?
  一阵风从远远的西天使界汹涌而至,瞬间充满了我洁白如雪的天使袍。
  雪终于下完了,樱花又开始绽放,迎风摇曳,凄艳无比。我对玄静澈说,你看,那些花开了又落了,落了又开了。可是炎离还能记起我吗?
  西天使界和暗界之战在200年后再次挑起,我面对着激烈的战场,默然无语。这场战争对西天使界来说是一场空前绝后的浩劫。
  那个俊美的少年执着暗夜之剑刺穿了我的心脏,深蓝色的血流淌了一地。
  他说,我终于为我父亲报了仇。然后转身离去。
  炎离,难道你仍然想不起前世的我吗?我的泪水划破了清寂的空气,以优美的玄度碎裂在地上。
  玄静澈缓缓地走过来。
  夜沉樱,他继承了他父亲涟幻流光的一切,所以他就是炎离。但我封住了他的记忆,他永远也不会想起你。
  为……什么?我已经奄奄一息了。
  因为意暇哥哥,你知道吗?他那么爱你,为你流完了三滴眼泪。玄静澈的眼里充满了伤痛。
  我……我再也说不出话了。只看到自己的身体轻轻地化作浅蓝色的蝴蝶,展开了绝美的双翼。淡红的樱花花瓣漫天飘舞,幽转回旋。
  意暇,我多么留恋我们在一起的时光啊,我想告诉你,我愿意和你在一起。因为我现在才发现,今生我是爱你的。而炎离,只是我前世的幸福。

时间盘旋了多少岁月    如今又是大雪纷飞

那天凌晨第一场雪     霓虹下的满地灰白

像是记忆的哭泣

单薄的外衣抗拒不了的温度

那些沧桑的过往   是看不到的风尘

那张深爱的模样  她的味道

如今  已被淹没在漫天飞雪里

零下的温度整座城市都像沉睡

昔日的余温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都曾听过他在天津之眼送她一束花圈

可谁又知道她在艳阳下被吹散了影踪

零下的城市每个人都不再风度

残缺的体温深藏起夏季她哭着离开的痕迹

那些在深夜里疯狂撕裂伤疤的难耐

没人知道    再也没人问起

零下的深夜雪下的安静

我在这座城市最后听闻的冰冷

四年斑驳    每个想起的模样都是电影里的角色

他和她过去了 总会有新的替代  接演下一幕

直至最后  人来人往   谁来过  谁留下

他回头转身   那漫天满地的白雪

只剩一条断断续续的单人足迹

                        11.27

 

 

 

 

版权声明:本文由乐白家网页版发布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魔幻小说,唯美的残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