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形粉丝的疯狂被打脸之旅,众神皆入英灵殿

2019-09-23 21:20 来源:未知

今天要点评的影片,是横跨四十年,经典科幻恐怖系列的最新作,从影片故事的时间线上看,是40年前系列开山之作的前传,又是5年前上部电影的续作,怎样?是不是被整的有点糊涂了,下面就让本判官带各位缕缕这部《异形-契约》的来龙去脉。
 
1979年雷德利斯科特导演的第一部《异形》上映,片中随时从暗处钻出来给人发各种血腥便当的异形瞬间就成为了恐怖文化的符号,它身上既有传统恐怖片怪物残忍嗜血的一面,又融合了高科技的神秘感,再加上它以口爆为主的杀戮方式,以人体为宿主的繁衍方式,还带有那么一点性暗示的意味,如此重口味自然是把影迷撩的不要不要的。电影公司一看找到了新的摇钱树自然不会轻易放手,之后30年拍了3部续集,每一部都是请来大导演掌舵,尤其以詹姆斯卡梅隆执导的第二部最为精彩,这部的标题直接就是异形加个S表示复数,影片就是全副武装的人类士兵与异形多对多的群P K,让人大呼过瘾。后来电影公司脑洞开得更大,让另一科幻恐怖界的大咖铁血战士与异形上演双魔会,当然最吃亏的还是夹在两大魔王之间的人类,左右不是人,只好匆匆去领便当。
 
但是也是因为铁血战士这么一搅和,雷德利斯科特导演苦心构建的异形世界被搞得乱七八糟不伦不类,甚至有向B级片滑落的趋势,老雷终于坐不住了,时隔30多年后重新指导异形系列,除了给卡梅隆留了点面子外,宣布其他导演拍的所有异形电影统统与正统的异形世界无关,也就是说这几十年大家看的都是假异形。2012年雷老爷子推出了异形的正统前传《普罗米修斯》,希望重铸异形的时间线,却让很多粉丝大跌眼镜,原本大家希望看到的是一场恐怖骇人的惊心宇宙之旅,但雷老年近80,早已不屑于吓唬人的各种雕虫小技,他更想在异形系列中注入自己对于人类,生命,宇宙的哲学思考。《普罗米修斯》中异形连酱油都没打着,反而通篇都是科学家在外星探寻人类起源的冒险,而剧情在还没到高潮就匆匆结束,挖了无数的坑却一个也没填,人类,异形,以及人类和异形的共同创造者工程师的关系究竟如何,到影片结束观众还是一脸懵逼。导演老雷接着安慰大家这只是1979年异形的前前前传,这么多前,我看是想“钱”才是主要的吧。今年的这部《异形契约》便是《普罗米修斯》的续作,也就是1979年异形的前前传。那么这部承上启下之作,究竟表现如何呢?
 
剧情上看,本片紧接《普罗米修斯》,而且理解剧情的门槛还不低,不但连个前情提要都没有,而且出现前作人物和情节点时也毫无说明,如果没看过前作,您可能真会觉得一头雾水莫名奇妙。雷德利斯科特这老司机开起车来,几乎假定观众都是老乘客,能把5年前电影的故事倒背如流。
 
如果真是如此,那本判官实在搞不懂为何《普罗米修斯》中大量让影迷无力吐槽的漏洞,老雷不知悔改反而变本加厉。前作中人类科学家们已经各个是作死小能手了,一踏上神秘星球就迫不及待的脱下头罩,看到未知生物毫无防备的玩耍,内部之间还缺乏信任甚至公开撕逼。都蠢到这份上了,果然不用异形出马就几乎全体狗带。没想到《异形契约》的人类角色们更是上演花式作死秀,这回面罩不带了,防护服也不穿了,搞个类似日本鬼子的军帽就踏上外星球,看到粮食还忍不住动手抚摸,你们是要演鬼子进村了吗?

“在太空中,没人能听见你的尖叫”,这是1979年《异形1》上映时海报上所打出的宣传语。虽说在更早之前就有像《禁忌星球》(1956)、《金星怪兽》(1957)、甚至《天外魔花》(1956)这样的科幻片包含了恐怖类型元素。但颇具性暗示意味的异形,还是让《异形》成为了太空恐怖片的开山鼻祖级电影,后世的模仿者多到数不清。

《异形:契约》上映了,距离上一部片名中带有“异形”二字的电影(让-皮埃尔·热内的《异形4》)上映,已经过去了整整20年。

图片 1

但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就是,异形系列在雷德利斯科特撒手不管之后,完全走向了和老雷的第一部的风格完全相违背的路。虽说老异形四部曲分别的四个导演都是当代的著名大师,但詹姆斯卡梅隆将《异形2》拍成了动作大片,丢失了第一部的神秘气质,大卫·芬奇的《异形3》融入了宗教色彩让其充满神秘感,却也稍显无聊,连芬奇老人家自己都不愿承认这是自己的作品;《异形4》则换到了法国导演让·皮埃尔·热内手里,这位之前导演了《黑店狂想曲》和《童梦失魂夜》两部怪诞诡异却又浪漫的电影的导演,将《异形4》变成了一场光怪陆离的秀,剧本实在是江郎才尽。更别提之后的那些为了圈钱将异形和铁血战士两个怪物混在一起的《异形大战铁血战士》了,愚蠢无比。

图片 2

乡亲们小心了,鬼子刚下飞船

这部电影的唯一意义就是将异形的世界观和时间线全部打乱

“水墨”版中文海报

图片 3

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在《异形1》中神秘又杀人于无形的迷人生物,变成了和那些无脑血浆片中的怪物一样的嗜血怪物。老雷也终于坐不住了,在拍了一圈,尝试了各种题材和类型之后,雷德利·斯科特在2012年和2017年重启了一行系列,带回了两部前传作品,《普罗米修斯》和《普罗米修斯2》——也就是《异形:契约》。

其间,虽有2012年《普罗米修斯》问世,开辟了“异型宇宙”的宏大世界观,但终究是以人类起源为主旨,异形只是陪衬。

看来日本的军帽还挺有未来感的哈

《异形2》中的Drone异形,增加了易于作战的金属质感,却丢掉了《异形1》中的优雅

图片 4

果然,异形细胞”随风潜入人,润物细无声“,接着受感染者就开始变异,猪队友惊慌之下一通乱射居然把自己的飞船打爆了,这智商,还是地球比较适合你。有些CP,激情香艳场面公然秀恩爱,你不知道大部分异形都是单身狗吗?知道惹怒单身狗的代价吗?全片除了法鲨扮演的人造人智商基本在线外,其余角色感觉就是包移动的血袋,主要任务就是奉献各式飙血场景。法鲨经常神情暧昧的看着其余人,心里肯定是千万只草泥马跑过。和之前的异形电影一样,主角阵营中出了一个叛徒,只不过这个反派的设定太过明显,老粉丝分分钟看穿,而反派的动机又和前作有着极深的渊源,新观众估计又要问号脸。反正就是没人会满意。
 
当然,大家来看这片主要是看异形大开杀戒,只要异形够酷炫够吓人,其他都好说。讲道理,随着电影科技的进步,异形应该是越做越惊悚,可是本片里的异形却几乎是史上最不吓人的异形。相比于之前异形总是在暗处潜伏,伺机给人致命一击,本作里的异形经常在光天化日之下和人类玩追逃游戏,异形是让人看得更清楚了,可恐怖很大的一部分就来自未知,当电影特效打造的异形清楚的出现在镜头前时,那份神秘的恐怖感也荡然无存了。最后大决战时,在人造人的提点下人类智商终于上线,通过各种阀门机关巧妙的控制了异形的行动路线,不过,这不就是异形3里人类对付异形的方法吗?老雷嘴上说异形2之后的电影统统不算数,身体却很诚实的”借鉴“了别人的打法,你就不怕异形3的导演大卫芬奇找你算账吗?
 
除了经典款的异形,本片中还第一次出现了白色特别版的异形,这些新款寄生之后,会从人体背部爆出,我们就叫这个新品种断背异形吧。从异形的时间线上看,断背异形是更早的异形形态,可是电影中断背异形是通过空气传播直接进入宿主,成年后战斗力防御力极高,甚至还有更高等的智慧,怎么看都比后来的异形更加强大,怎么异形还是逆向进化?果然这个系列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另外,断背异形的起源又成了本片新挖的坑,不知道猴年马月能填上。
 
说道填坑,这也是许多铁杆粉丝最关心的问题,2012年《普罗米修斯》的结尾,女主角发问:“为什么这群外星人要创造我们人类,却又要毁灭我们。” 这也是萦绕在无数粉丝心头的疑惑,在异形的相关论坛,他们自发的进行填坑运动,有些想法还挺靠谱,但大家始终都还是痴痴等待雷老爷子给出的官方解释。可是一看到续集,本判官真是彻底懵逼了,老雷的态度基本就是“这坑太大我填不了所以咱们就糊弄过去 我们还是谈谈世界和平,不对,谈谈异形的事情吧”。说好的哲学反思呢?工程师外星人,这个前作中犹如造物主一般的存在,本片中受到的待遇简直让人心寒。说句实话,老雷的这个版本,如果之前放到异形粉丝的论坛上,那绝对就是遭群嘲的节奏。  

从这个项目宣布拍摄,到最后上映,全世界影迷等了5年,中国影迷则又多等了一个月,等来了一个删掉了6分钟的纯净版。笔者在戛纳看过一次完整版,再与内地公映版做对比,发现总局的剪刀手下的是非常精准,与《迷失Z城》为了排片自断双臂不同,异形的删减几乎没有超过10秒钟的镜头,绝大部分都集中于血腥镜头和异形的正脸特写。

《普罗米修斯》里最后出现的异形

当初《普罗米修斯》饱受争议,是因为挖了太多的坑没填,但起码它给了影迷遐想的空间,似乎一个宏大的宇宙世界和起源故事正在眼前展开。但这部《异形契约》却等于无情的告诉大伙一切都是你们想多了。片名是契约,导演却无情的撕毁了和影迷的契约,等于打了自己的脸,本判官在此给出3道令牌,之所以还是个及格分,考虑到老雷导演还有一部前传异形电影要拍,万一下一部电影又把所有的漏洞都圆上,还让《契约》也变得极其合理了呢?判官可不想到时候啪啪打自己脸。

在《异形1》中,成年异形的出场时间加在一起可能都没有超过5分钟,这当然是几种原因混在一起所导致的,一就是成本预算,那时候的异形还是通过让演员穿上异形的特制服装,通过特效化妆完成的,这也就限制了异形的出场,所以我们在第一部作品中看到的异形大多都是局部出场,全身镜头寥寥无几。二就是因为《异形1》科幻恐怖片的类型,一个真理就是,看不见的怪物永远要比眼前的怪物更可怕,雷德利·斯科特故意让异形隐匿于暗处,不正面拍摄异形,通过异形走动所发出的声音,人惊恐逃窜的模样,甚至一只猫的尖叫来构建惊悚感,这也是一种好莱坞怪兽片的常见套路,斯皮尔伯格在《大白鲨》中也是如法炮制。

《异形:契约》让异形重回主角,全球广大的异形粉,估计会有种几十年沧海桑田的恍惚感:没想到多年后,我们终于在银幕上见证了这个最著名的太空怪物归来。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新片大判官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但到了《异形:契约》,雷德利·斯科特已经放弃了这种“躲在暗处吓死你”的套路,从影片刚开始就让异形和人类正面交锋,更通过用头撞碎高强度防护玻璃这种在视觉和听觉效果上都极具震撼力的细节来突出异形的强大。

当然,这得感谢此系列的开创者老雷——雷德利·斯科特。1979年,他执导了开山之作《异形》,之后詹姆斯·卡梅隆、大卫·芬奇、让-皮埃尔·热内这三位世界级导演接棒,共同将异形捧上了影史崇高之位。

只可惜,内地的影迷没有办法在大银幕上看到这些镜头。但是,就算被删到这个样子,《异形:契约》依然是今年至今最好的商业片。

图片 5

《异形:契约》的故事设定在《普罗米修斯》10年之后,满载2000名殖民者的“契约号”飞船在飞往殖民星球的途中突发意外,并在修复过程中意外接收到了外星传来的神秘信号,这个信号中包含了只有人类掌握的信息(John Denver的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猪队友的船长做出了错误的决定:带着2000名殖民者前往信号源星球一探究竟。殊不知,那里埋藏着一经触碰就释放黑水分子(说白了就是异形寄生病毒)的孢子生物。

卡神镜头下的异形有一种金属质感,像终结者一般充满机油味

《异形:契约》在剧本层面上的最大特点,也是优点,就是其密度极大的信息量,这当然也得益于异形系列本身就已经搭建好的庞大世界观。从影片开始,到异形第一次破背而出,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小时,这对于一部只有2个小时的电影来说,已经是一个非常长的第一幕了,但在观看过程中几乎不会感受到疲惫或无聊,这其中有美术设定、演员表演、视听语言等等方面在起作用,我们暂且不表。从第一场闪回,《普罗米修斯》中的David(迈克尔·法斯宾德饰)和其创造者,同样出现在《普罗米修斯》中的Weyland(盖·皮尔斯饰)的那场戏开始,我们就能感受到雷德利·斯科特对于银幕时间的细微掌控,和藏在每一句话中的细节,和前作的联系,对系列的致敬,甚至为后作挖的坑。

时隔多年,老雷以《普罗米修斯》重启异形世界,加上这部《异形:契约》,老雷拍的都能构成个“异形三部曲”了。

而《异形:契约》的故事也就是从David第二次出现开始,走向了一个更加黑暗,更加具有野心的格局。在《普罗米修斯》中,Engineer(工程师)这个角色,或者说物种的出现,为异形系列开拓了无限的可能性,如果说异形之前的作品仅仅试图拍摄一部科幻恐怖片,或者拍摄异形这个非人类生物给人类带来的影响的话。从《普罗米修斯》开始,雷德利·斯科特将他的触手触及到了更远的位置:当你试图讲述一个物种的起源的时候,就不可避免的和造物主这类更为高阶的话题牵扯在一起。雷德利·斯科特当然明白自己挖的坑有多大,于是他选择的解决办法是,填坑的同时在边上挖一个更大的坑,留下更多悬念。

如果说1979年的《异形》还只是部深受B级片影响的科幻惊悚电影,《普罗米修斯》、《异形:契约》这两部前传则加入了更多哲学、宗教等深刻主题。无疑,雷德利·斯科特是《异形》系列绝对的灵魂人物。

这就是《异形:契约》所做的事情,David在《普罗米修斯》的最后反水,在《普罗米修斯》和《契约》之间的十年,除掉了《普》中唯一幸存的伊丽莎白·肖博士,并以她为母体,培育了更多的异形卵。他用黑水炸弹灭绝了工程师族,留下一片尸横遍野。在船长被抱脸虫寄生醒来之后问David:你的信仰是什么。David回答:创造。这就是雷德利斯科特留给我们的答案,David一直在试图成为,或者说他就是造物主。

《异形:契约》的故事承接前作《普罗米修斯》。虽然这么说,我们还真闹不明白为何《普罗米修斯》挖了那么多坑,在《异形:契约》里却一个没填,老雷你是得了间歇性健忘症吗?不知道“挖坑不填,遗臭万年”这个诅咒吗?

但这确实是一个太大的坑,虽说现在的异形宇宙中,许多逻辑都已经自洽,细节也能一一对应。但是雷德利·斯科特在《契约》的最后还是留下了一个大坑,甚至,在《普罗米修斯》和《异形:契约》中间的十年都要用一部电影去填满,而且现在的消息是,下一部异形前传作品,就是来填这个坑的。

在《普罗米修斯》里玩起“物种起源”的老雷,造了个纯硅胶打造的无毛品种——“工程师”。之所以这么叫它,是因为它们创造了人类,是给人类基因编程的工程师。

不过,即使抛开这些犹如开挂一般的设定,仅仅用商业片的角度去评判之,《异形:契约》依然足够完整,足够精巧,足够好看,其中两场戏最为明显。

图片 6

一就是在影片的中段,白色的异形第一次出现,异形即将破膛而出的气氛已经足够紧张,雷德利斯科特在这里安插了交叉剪辑,两个被感染的可怜虫前后发作,上一个刚刚破口而出导致降落仓整个被炸毁,后一个就破口而出,在一篇漆黑的野地中,一组人惊慌失措的听着周围近乎嘶吼的异形叫声,毫无目标的扫射着,生命在自己的眼前倒数。这时David出现,拯救了他们。这一场戏紧张、黑暗、血腥,同时在全片中,承担着承上启下的重要意义,是剧情的最大转折点。

工程师可能是整容失败的产物

二则是一场闪回,David驾驶着异形系列粉丝再熟悉不过的飞船,来到母星上空,下面密密麻麻站着工程师族的子民,他们以为自己的造物主降临,殊不知等来的是成千上万的黑水炸弹,将他们瞬间化作一具具干尸,死前的狰狞面容还清晰可见。这一场是以IMAX全画幅呈现,几个超远景的场景展示,黑水炸弹席卷而来的气势,都让人不寒而栗。

《普罗米修斯》开篇就是一个工程师在外星球喝了杯不知道是啥的东西然后崩裂掉入水中基因重组;

这一切都是雷德利·斯科特纯熟的导演技巧的成果,作为一个已经80多岁的老导演,雷德利·斯科特的创作力和体力都是惊人的。

之后随着剧情推进我们知道原来是他们创造了人类但不知为啥反悔所以在外星球培育“大规模杀伤性生物武器”异形意图消灭人类;

而另外一个不得不提的就是美术设计,这几乎是异形系列的立足之本。不过相比较《普罗米修斯》中宽敞明亮的飞船舱,在《异形:契约》中,明显更加黑暗,局促,甚至有些狭窄。这也就是在美术层面暗示,这一部异形,在时间线上更为接近故事发生于2122年的《异形1》,也更加惊悚,更加黑暗。

最后仅剩的一名女科学家和一名生化人大卫存活他们开着工程师飞船打算飞往工程师老家去问问为什么反悔人类到底肿么了?

截然不同的美术风格,《普罗米修斯》明显更明亮一些

图片 7

不过,《异形:契约》还是留下了一点遗憾,应该是因为将太多笔墨都着力描写David出现之后,与Walter(同为迈克尔·法斯宾德饰演的在契约号上服务的生化人)这两个生化人之间的戏份,《异形:契约》中的人类角色可能是系列之中最没有存在感,也是形象最不丰满的一作了。系列传统的女硬汉形象这次由曾出演《神奇动物在哪里》的英国女演员凯瑟琳·沃特斯顿扮演,但她在《契约》中除了两场几乎像是硬拼上去的和异形的正面交锋,实在没有展现出其他能够媲美雷普利的人格魅力,甚至都不如在《普罗米修斯》中自取八爪鱼的伊丽莎白·肖,其他配角角色也几乎没有什么性格上的过多旁枝细节,偷懒一般的将船员们两两配对,省去了很多构建人物的过程,但也都是一个接一个的领便当,杀青回家。

法鲨饰演的生化人大卫

Daniels博士在影片中几乎一直是这个表情,一脸不知所措

不得不说这个逻辑我是服气的,就《普罗米修斯》开辟的异形宇宙来说,确实宏大有趣,不仅解释了异形的来由,更有生命起源的终极追索,比什么XXX联盟的宇宙高大上多了。

不过瑕不掩瑜,《异形:契约》用其近乎完美的导演技巧,精湛的演员表演,令人咋舌的世界观设定与扩展,当然还有冷入骨髓的血腥、黑暗和惊悚向世人宣布,《异形》系列,还得我雷德利·斯科特,自己来。

但满怀期待去看《异形:契约》想知道造物主为啥要灭掉我们的于连,发现自己被老雷深深欺骗了。

当David完美的骗过所有人,将仅存的幸存者休眠,从口中吐出两只珍藏的袖珍抱脸虫,载着近2000名殖民者飞向殖民星球的时候,他选择的音乐是瓦格纳的作品:诸神进入瓦哈拉。这样的寓意再明显不过,一个生化人,除掉了自己的创造者,即将成为伟大的造物主,创造一个全新的纪元。

影片的故事发生在《普罗米修斯》十年后,携带几千个人类胚胎的“契约号”飞船舍远求近来到这个星球打算在此殖民,结果被一通反杀。《异形:契约》仅仅借用了《普罗米修斯》的背景,老雷根本没管自己上一部拍了啥,剩下的,就是把1979年《异形》的“密闭空间杀人惨案”重演一遍,何况内地上映版还把最劲爆的场面都删了个干净。

TAG标签: 乐白家网页版
版权声明:本文由乐白家网页版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异形粉丝的疯狂被打脸之旅,众神皆入英灵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