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片缺少一份公允,谁才是第一

2019-09-24 08:23 来源:未知

韩国谍战片有一个特点,总是朝鲜人为了某种理想而走极端,好像只有一方不对,相比之下,中国谍战剧显得成熟。余则成和李涯,各自的理想都没有被定义为错的,一方的失败不是理想有问题,而是在实现目标时,为人处世出了偏差……而且没有绝对的胜败,余则成活着却流落天涯,在自己的同志庆祝胜利的时候,他再没有机会分享,李涯算是牺牲了,他的理想也随风而逝……

谍战剧《潜伏》红遍了大江南北,多家电视台重播不厌,剧中的人物更是深入人心,其中李涯赢得众多观众喜爱,为他感动,牵动共鸣。李涯这一角色,突破以往脸谱化的塑造和表演,呈现出丰富多元的性格,很难一言蔽之。他既是罪大恶极的特务反动派,也是兢兢业业的国民党特工;他既是人民的罪人,他也是国民党的卫士。不同的立场和角度,很难评价他是失败者还是英雄。如果一定要说一句话形容李涯,那就是李涯让人难忘。

问题:电视剧《潜伏》中,有很多“工作狂”,比如马奎、李崖、余则成,甚至是翠萍,谁才是第一?

统一祖国,如果是理想,那这个理想对朝鲜和韩国人来说,不仅不是错的,而且是共同的吧?那他们错在什么地方呢?为什么有相同目标的人,却不共戴天?其实是他们双方都走极端,当有一天,韩国人能公允的看待对方,朝鲜人也能客观的了解彼此,那半岛才有和解的一天。

李涯冷峻的外表下,依然保有一颗单纯而志诚的内心,只是希望全国的孩子都能过上好日子。为了这个美好的愿望,已过而立之年,依然没有女人。在天津站,整天吃住在办公室,一两年没有休息。单单秉承一个纯真的理想,都忘记自己也是该有个孩子的年龄了。李涯是个反面角色,却坚定自己的理想和信念,他兢兢业业、克勤职守,维护着心中的理想,坚定着心中的信念,他是个纯粹的理想主义者,他对理想的所抱的信念执著而单纯。

回答:

李涯可以有底气直视站长说:“我可以接受任何人的监视”,他严格要求自己,问心无愧,他做的每件事情虽然也有私心,但总体上依然能够以大局为重。发现一个可疑点,他立刻就毫无顾忌地调查监视自己的上司。就算是最后对陆痛下杀手,也是因为抓到他情报外泄,出于对这类不学无术小人的不屑。动荡的内战岁月,天津站每个人心思放的地方不一样,但李涯始终坚持理想,凝聚意志,保卫领袖。行动中如不是陆桥山提前将情报泄露,李涯也不会每次败北,无功而返。

《潜伏》里有很多“工作狂”,很多人都觉得第一名不是李崖就是余则成,真的是这样吗?其实,《潜伏》里有很多“工作狂”……

李涯心思缜密,作为特工的职业素质很高,那么多密派去延安的人,就他成功地潜伏下来,要不是后院起火,他还不会暴露,并且在延安混的也是风生水起,丝毫没有被怀疑的迹象。他善于在斗争中学习,从延安回来就建议活学活用延安的斗争手段,虽然录音带事件被狠狠的羞辱了一把,但他对党国的忠诚,对工作的敬业和认真还是赢得观众的赞许,即使在弄巧成拙后,他还能踏下心来,研读《远东情报站》一书,随后又提出了有远见有价值的建议。

图片 1

李涯的悲剧和他的恃才自信、锋芒毕露不无关联,毕竟他不是余则成,他不是潜伏卧底,他用不着掩盖伪装。正是这样,李涯才活出真实的自己,李涯眼睛里毫不遮掩的锋芒和失落、进取和无奈,糅合成李涯打动人的味道。被交换时临上车前那个环顾四周复杂幽怨的眼神,初到天津站面对站长和余则成时探究游移的眼神,面对谢若林“挤牙膏”似的给一张钞票说一句时不屑轻蔑的眼神,被余则成抽一记耳光后在办公室独处时黯然泪下委屈无处倾诉的眼神,还有一次次派遣、查抄、监听、审讯时他那种不顾一切咄咄逼人的眼神。

李崖是最敬业的“工作狂”,他经常工作到深夜,甚至睡在办公室,而且有外出抓捕任务时,风餐露宿也无所谓,这一点恐怕连余则成都要望其项背。

李涯比余则成有味道。每次,不晓得李涯又要给余则成找什么麻烦,一面又期待敬业勤奋的李队长施展才智,再次有精彩的出击,和余则成上演高手间的对决。一方面有希望李队长的计谋不要得逞,直到廖三民奋然一跃和李涯同归于尽才松了一口气。然而,这个人物死了,又让人心里怅然若失。李涯是个前所未有的反面人物,让人盼着他死,却又对他怎么也恨不起来。他丰富、立体,有性格有魅力,虽然他是反面人物,但也可以说“任是无情也动人”。

图片 2

但老余尽管在单位出工不出力,回到家里的他就完全不一样了,加班是“家常便饭”。而且,他表面一份工作,还要隐藏一份工作,老余不光是费脑子,更费心。

图片 3

马奎也是妥妥的“工作狂”,但他有一点儿“被迫害妄想症”,总觉得形势和身边的人都很复杂。结果,心思太重,工作毫无章法的他早早就领了盒饭。

图片 4

站长就不是“工作狂”吗?虽然站长的工作就是“整天琢磨人和事”,但他在另一条线上的工作也很忙碌啊,《潜伏》里搜集财富、转移财富,谁能比得上站长一家?

图片 5

版权声明:本文由乐白家网页版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此片缺少一份公允,谁才是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