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沉没,美式剧作韩式煽情

2019-10-06 16:11 来源:未知

  一次源自于2004年印尼海啸的事故,造成了人物之间的诸多裂痕:
  一、万植因姸熙父亲的死而对姸熙心怀歉疚,虽钟情于她却不敢表白;
  二、万植也因为贤重当年强制他们出海而导致姸熙父亲的死而对其怒目而视······
  裂痕还有很多,诸如金辉博士与其妻子之间的过往,为什么妻子不告诉其女儿这个朋友是她父亲;贤重因强推海滨商业计划而与居民关系紧张等等。这些裂痕一直贯穿了影片的前面一个小时,同时穿插着幽默的情节,使影片的前半部分一直在小欢快的气氛中前进。有人可能以此认为本片情节拖沓,偏离主题,我倒以为这是导演的设计,借此与灾难有所对比。对于灾难的到来,影片的前半部分也只是借金辉博士的发现来一步步地铺垫。
  所有的裂痕只能在灾难中进行弥补。当然,不是说灾难本身有这种功效,只是我们在灾难中才能看出谁是真正地在乎自己,哪些有只是生命中无聊的过客。
  感动,是影片最后部分的主题:
  一、东春妈因为东春随口一提的没有皮鞋而放弃旅游的机会去帮他买皮鞋,最终没有逃过此劫;
  二、救生员坚定地选择履行自己的职责而放弃了生的机会,义无反顾地隔断挂绳;
  三、小女孩在最后的时刻叫出了“爸爸”。
  我们痛恨灾难,因为灾难无情地剥夺走众多的生命,将无数的可能刹那间粉碎掉。生命的可能性太多, 我们能把握的只有现在的自己与自己的现在。
  这是一部韩国式灾难片,这才是一部能够与好莱坞对抗的亚洲式灾难片。对于电影,技术只能是辅助的手段,人性才是电影应该持续关注的焦点。当天,看电影的人只是各求所需,每个人看过了,能或多或少地在心里留下点东西,这就够了。
  我认为,这是一部好电影。

          《海云台》——一部非常标准的灾难片——灾难,亲情,友情,爱情,从而揭示人性。
       那么这部标准的灾难片到底标准在哪里:
       万植和妍熙最后的幸存是为了给电影的结局一点希望;金博士与妻子的女儿最终被赢救也是要表达这个意思,而金博士与妻子在生命的最后也都原谅了对方,相拥而亡,令人看到了生命尽头的仁慈和美好;万植的弟弟在最后的救援中殉职与刚遇到的城里女孩天各一方让我们看到了灾难的惨烈,同时也歌颂了人民警察(不知道韩国人说不说警察)的无私无畏。
       最后,包括官员为了救万植而丧生,妍熙同学的妈妈为了给这个小子买皮鞋而遇难,都体现了人性善的一面,看到最后的那只飘在水上的皮鞋,不禁一笑,好一部“标准”的灾难片
       但是,与好莱坞灾难片不同的是,片子并没有过多地去渲染人在遇难时的惨烈场面,我印象里的灾难片,必定会与断手断脚,血肉飞溅之类的词语联系起来,但是《海云台》并非强调这点,反而在画面的处理非常干净,我没有看到人的脸撞在玻璃窗上在镜头面前变形或者被飞来的集装箱压成肉泥,它更多地是单纯地用海啸冲击建筑物的画面去表达灾难,在不得不涉及到人的画面的方面,基本是以全景或者大全景代之,即使不得不用近景或特写表现得时候也只是用了背面或者逆光。
       所以说,一部中规中矩的灾难片,没有过大的惊喜,差强人意的地方也不多。
       如果想看的话还是去电影院观看效果会好一点(哎呀票房就这样给棒子赚走类)
       从美国的《后天》,到日本的《日本沉没》,再是韩国的《海云台》,以上三个国家均能与中国并称为娱乐产业大国,那么我们看到的中国的灾难片是什么?               

《海云台》是韩国历史上第一部灾难大片,制作投资高达150亿韩元(近九千万人民币),影片以海啸侵袭避暑胜地海云台为故事背景,既注重灾难元素的运用,又重视人物情感的刻画,是一部充满震撼和人情味的电影。本片在韩国公映33天后,观影人数突破千万,挤入韩国历史上五大卖座电影之列。
《海云台》遵循经典剧作模式,以二元对立的冲突来结构剧情,生与死的矛盾是所有矛盾的大前提。本片故事背景是:2009年夏天,日本对马岛连续发生海地地震,影片主角金博士通过对2004年印度洋印度尼西亚发生的海啸进行对比研究,预测灾难将再次重演,地点就是韩国海云台,城市中100万人口若不紧急撤离,将面临吞噬之灾。灾难片往往都有一个时间上的死限,它也许是一颗正在读数的炸弹,也许是快马加鞭的最后一分钟营救,也许是化为一个赫然在目的数字与时间的争分夺秒:在《海云台》中,海啸以每小时800千米的速度向城市推进,100万人口必须在10分钟内紧急撤离。大难当头,拉伸的时间只能是无谓的延宕,开放的空间也只会稀薄了矛盾,只有有限的三维才能使文本获得一种向内膨胀的张力,此情境下力与力的作用都会被加倍扩大,人与人的关系也会加倍紧张。同时有限的时间也符合人类的认识——世界本来就是有限的。《海云台》在时间设置上存在的时间期限,加剧了剧中人物束手无策、等待最后营救的紧张气氛,也使剧中情感在灾难背景下得到渲染、扩张。与此同时,影片逼真地展现出灾难带来的毁灭性破坏,描述了灾难降临时人们的心理反应和行为表现。
韩国电影向来注重人物情感的细腻描绘,亲情、友情、爱情往往表现得感人肺腑。例如《汉江怪物》中怪兽横行下的家庭关爱、《太极旗飘扬》中战场上的兄弟情谊、《假如爱有天意》中有情人的苦痛别离。《海云台》也以情感冲突作为打动观众的重要元素。影片以“灾难预警——灾难降临——拯救生命与自救”为基本脉络,在本片前半部分设置了三个人物情感纠葛为主的矛盾:一、妍熙与万植相爱,万植因自己造成妍熙父亲的意外身亡而耿耿于怀,一直不敢表露心意;二、亨植明明喜欢希美,却多次因希美富家小姐的身份而却步;三、金博士与前妻维珍在工作差异、女儿抚养等问题分歧不断。三个矛盾相互交织,并伴随着灾难预警的加剧,矛盾升级,推至顶点。影片后半段以海啸的侵袭为主线,展现了城市的迅速摧毁,其猛烈程度令人震撼:全景俯视镜头中,高楼摧毁、玻璃震碎,万吨巨轮冲倒,市民淹没在洪水中……极具视觉冲击力的画面令人触目惊心。情感的爆破需要合适的刺激物才能发挥理想效果。在灾难突发的大环境下,剧中人物矛盾冲突的化解显得尤为感人。影片后半段,大量使用慢镜头,凸显人物动作,延宕场面的震撼性,如用身体护住女儿的父亲、割断绳索换取他人生命的救生员、面对巨大海啸的惊慌神情……一方面表现人们在海啸面前的手足无措以及本能的求生欲望,另一方面使情感得到抒发,剧中人物在银幕上的生离死别深深将观众打动。本片导演尹济均说:“美国人拍电影的能力很强,但他们永远做不到的是拍出真正打动亚洲人内心的故事,这就是我们的优势。”与传统灾难片相比,《海云台》既渲染毁灭性场景的恐怖感,又张扬由巨大灾难激发出来的人性光辉。
传统灾难片都有一个有缺点的、从自我动机出发的英雄,在责任感和献身精神之外,他救人的反应其实出自本能。在大灾难的情境下,不管别人怎样绝望和逃避,他首先总是要拯救亲人或者爱人,同时也拯救了世界。《海云台》中没有常规的英雄形象,只有普通市民出自本性的救助。在天灾面前,情感受到了考验,人类的良知与美德感人至深。从影片中我们可以看到:出于父爱的金博士奋力营救女儿,因为六年来他从未尽过做父亲的责任;存在私心的会长救助了命悬一线的万植,此前万植一直对他不满;好吃懒做的东顺最后成为英雄,却从此失去母亲;宾馆下水道工人救起了困在电梯里的维珍,可曾知维珍还给过他难堪。影片似乎告诉我们珍惜现在的生活,珍爱眼前的一切,用一颗包容的心去善待他人、善待生命,不要等到事情无可挽回才追悔至极。
为了生动表现出海啸的骇人场面,《海云台》剧组邀请了曾担任《星球大战》、《后天》、《完美风暴》等好莱坞大片的CG制作人汉斯•尤利格。影片中使用的CG画面有560个,难度高的多达100个,而《后天》中CG画面不到100个,难度高的不超过20个,《海云台》里表现的海啸是好莱坞也难以承受的数量和难度。当大规模的水景CG表现出几近真实的惊心动魄的海啸场面,观众在银幕前仿佛身临其境,几乎喘不过气来。首先是高速向城市推进的海啸浪墙,洪流融成一股冲进街道。一艘被海啸卷到桥边竖立的轮船,集装箱毫无征兆地砸落下来,紧接爆炸的轮船碎片产生巨大的冲击力,砸向大楼。巨大的海啸、潜存的危险,足以让观众心惊胆颤。导演为真实地表现海啸场面,特意查阅了关于海啸的相关专业资料,从准备到拍摄,可谓用尽了心血。
从90年代末至今,韩国电影席卷了整个亚洲,除了商业电影大获成功外,在国际各大电影节中也脱颖而出。韩国电影之所以取得如此成就,除了韩国电影人对电影艺术与商业化效果进行孜孜不倦的追求外,还归功于韩国政府对电影产业的发展策略。同时韩国拥有非官方性质的最高电影主管机构电影振兴委员会,每年有4200万美元拨款用于专门的电影拍摄,并且很多像现代、大宇、三星等大企业投注资金到电影行业。不仅如此,韩国电影所用的胶片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好的胶片,本土的后期制作也不亚于美国。因此,一系列扶持下,刮起了一股强劲的“韩流”。影响所及,各国年轻人将观看韩国电影、追逐韩国明星、欣赏韩国歌曲、留韩国发型、穿韩式服装当作一种时尚。
《海云台》体现出韩国电影的两大特点:其一是商业与艺术结合。《海云台》是一部灾难片,以视觉特效吸引观众,同时注重韩国式小情小调,彰显出“以理结情、以情为重”的东方爱情观,令人回味无穷。其二是善于利用偶像明星。强大的明星阵容永远是电影工业的坚实基础。韩国演艺圈不断产生有票房号召力的大明星,这是韩国观众对本土电影保持热情的重要原因。《海云台》启用包括薛景求、河智苑、朴钟勋、严正花、李明基等当红影星,为影片聚集人气提供了基础。
本片导演尹济均1969年出生于韩国釜山,1999年,他凭借《新婚旅行》获得了TAECHANG Enterprise主持的剧本公募展大奖,由此叩开电影界的大门。2001年,尹济均凭借《头师傅一体》堂堂的向世人展示自己的风格,此后他的名字似乎与“商业”、“搞笑”、“卖座”紧紧地联系在一起。2002年《死即是空》在青年观众中引起了巨大反响,由此在亚洲导演界确立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和地位。严谨的故事情节、生动的人物以及蕴藏在电影中的感动和幽默构成了尹济均人间喜剧风格的主要元素。2009年,尹济均迎来人生最大的挑战,韩国首部灾难片卖座成功,跻身千万人次票房俱乐部,也让尹济均实现了从小人物喜剧到票房大导演的华丽转身。

TAG标签: 乐白家网页版
版权声明:本文由乐白家网页版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日本沉没,美式剧作韩式煽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