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六問,一鍋動作片的大雜燴

2019-10-06 16:11 来源:未知

——剧透——

上网查了一下,本片有好几个版本。据说台湾昨天上映的也不是全本,7月28日香港上映的粤语版才是。天晓得。恐怕是宣传花招吧?难不成港版保留了啥子裸露镜头吗。

    如今这年头,凡事切莫与雷碰头。作为资深网络名词‘雷’,它的杀伤力绝对不容小觑。另说,陈可辛导演在片中鼓捣出的武侠神经、血管学,到底靠不靠谱,这是个待商榷的问题,咱姑且把画面浪漫式的欣赏吧。实在不可否认的是,本片比起陈可辛之前的两部作品‘投名状、十月围城’相对比,水准大幅下降。在此多出了个疑问,是不是说陈可辛的电影作品,少了历史底蕴的根本点缀,影片的剧情便会摇摇欲坠,精彩度变得空洞乏味了呢。当年‘东方不败’系列成功上位华语江湖电影大师的徐老怪,如今开始吃起了老本(翻拍自己作品‘新龙门客栈’)。哥内心真的不希望,华语古装动作片冉冉升起的导演新星‘陈可辛’就怎么沦落在自己的电影思维圈里。总之,希望他创新,加油吧。
    这部片子教育我们:做人莫装逼,装逼被雷劈!你跟它说武侠,它跟你说科学;你跟它说科学,它跟你说伪科学;你跟它说伪科学,它跟你说法治;你跟它说法治,它跟你说人性;你跟它说人性,它跟你装逼;你还没来得及说莫装逼……它已经被雷劈!此片的绝大部分情节对我国的传统文化构成了挑战,比如法制战胜了江湖义气,科学战胜了传统中医。但也有些情节仍然在向文化糟粕献媚,比如装逼遭雷劈,双下巴防刀砍。总的来说,这是一部可以推荐给方舟子先生的电影。柯南脸豪斯心的川普金城是影片最大亮点,前半段的主观视角和情景再现做的很棒,金培达配乐给力;这是阿武有史以来我最喜欢的角色,这样的定位让他存在感无比强烈,其他人均成了龙套。惠英红打戏动作美翻,颇有女版沈王爷之风。李小冉的无意义苦瓜脸死鱼眼是最大败笔。影片很有趣,只是与武侠二字无关。每一个火眼金金地腐女都看得出金城武对子弹哥的一往情深,他是一个努力的小三,他调戏他偷窥他用一把镰刀宣泄了他的嫉妒,他们终于相拥了,当他斩断手臂斩断过去倒在他的怀里,他便愿意用生命回报他的柔情,最终金城武在影分身的注视下留下了幸福的泪花。汤唯在洗鱼鳔的时候我还在想这事干神马 啊?突然我邪恶了。。制作避孕套。。我勒个擦。。。甄子丹说不喜欢鱼腥味。。 遇到个会用咆哮体的老爹你伤不起啊 刀枪不入的金钟罩还是神马的只能他妈被雷劈死啊。陈可辛的第一部武侠片,以中医,经脉,血流等词汇为依托,试图解释中国人所熟知的轻功,内功,点穴术,以呈现一部别样的“微观武侠”和“科学武侠”,结果雷得遍体开花~我爱看邵氏之类的武侠片,尽管制作粗糙,但无论是故事还是打斗,演员尽管外形和穿的衣服都不好看但讲台词的那一腔一式,当然还有那种世界观……都很有武侠feel;而这部连片名都不着调的“武侠”电影,却完全相反。看《武侠》的感觉是,好像陈可辛学着片中的独臂刀王‘王羽’一样从大荧幕后面跑出来,死死掐住观众的脖子吼:我深刻不深刻!我深刻不深刻啊!!观众被掐得满脸通红还在死命摇头,结果在陈可辛要下杀手的那一刻,一道雷劈下来,把他劈死了= =(感谢群众把我顶到这里~知音这么多我好开心~感谢ls点我名~你让更多人看到我了~)一颗星友情打给汤唯和惠英红。。。看完后我就想问一句:为什么要拍这部电影???一个把卖假药的岳父都逼死的有道德洁癖的捕快,却居然多次有罪推定,故意伤害嫌疑人,并试图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用行贿的方法治人之罪,这还不是本片坑爹之处。在让大反派刀枪不入发现玩过头了之后,只好把他变成一根避雷针劈死了事,雷得我们外焦里嫩之余,简直是赤裸裸的骗钱和对观众的羞辱。坦白说,《武侠》导演拍的很细致,但是你忽略了最重要的,你是一个商业片,干嘛一直在说教,缺少了当年十月围城电脑为止的说教,更缺少了煽情的戏码,那请问电影的高潮在哪里?哥们,你把商业片当艺术片拍么?是为了王羽才弄成断臂的吧!这也太拼凑了!又一个局部精彩主线糟烂的武打片。《武侠》真是和侠没有半点关系,明明是个作恶多端的江洋大盗莫名其妙突然从良,十年后暴露身份被黑帮追杀的故事,哪里称得上是侠?甄子丹这个人物完全立不起来,教主王羽也是个莫名其妙的家伙,十年不见徒弟安之若素,得知消息之后就要灭之后快,还大BOSS,整个一无用的老太监啊。
   武侠,一锅动作片的大杂烩。

《武侠》故事情节本身并没有什么新意,无非是一个蛰居的高手被迫显露了本事而招引来往昔的恩怨,一个执法者在情与法的对撞中选择了前者。这样的桥段,在武侠小说和香港警匪片中都是屡见不鲜。不过,乔治普罗蒂早已归纳了戏剧的三十六类基本情节,每类细分后算起也不过一二百种,想来古今中外这许多笔杆子早已将这些情节碾碎了捣烂了又捏拢来千万回,可却并不见优质戏剧和小说的断绝(当然也绝不频繁)。那么,一个故事的生命力当在奇巧的情节之外,在情在理,真切的情感和深刻的哲思是永远不会令人厌倦的。可惜,大家都承认,创作最难的无非也是感情与思想。

但也不全是宣传花招。上网查了查大陆、台湾、香港的预告片花(三地的上映时间分别是7月4日、22日、28日),还真有些差别。差别不在内容,而在语言。----且慢道我在废话,请先看看这个比较表,看看几个主角在各版本里说什么话:

不过,若论影片单纯的好看,却还有更多捷径可走,比如我现在想说说的“陌生化”,《武侠》给我的感觉就是一部依靠“陌生化”填塞起来的商业片。

一、刘金喜(甄子丹):普、普、粤。
二、徐百九(金城武):川、川、粤。
三、西夏教主(王羽):普、普、普。
四、十三娘(惠英红):普、普、粤。
五、县太爷(不知名):北、普、?。

一、仿若科普的中华武术原理讲解,医学名词加之物理学名词,以及类似美剧CSI手法对于人体内部经络脏腑的呈现,让没有做好完全准备的观众在金城武一通川普的滔滔不绝后仍是云里雾里,却产生一种观影的满足感。因为根据心理学,人们有获得信息的欲望和获得后的满足感,尤其是有关自己感兴趣的话题。我把“陌生化”的这一重要招数称为“信息化”(不是informationization,或可算作multi-information),这招不论是戏剧小说还是其他的一些文学形式中都甚受青睐,因为这其间还会牵引出观众对作者的敬佩之情(知识渊博常常能博得敬佩和羡慕,这一点是公认的吧),当然有时也不免联想到作者的炫耀之嫌。印象很深刻的是初中课本里郭沫若《石榴》一篇中的一句“红玛瑙的花瓶儿由希腊式的安普剌变为中国式的金罍”,当年着实不解,比喻不是当以生动形象易引起读者联想为佳吗,然而到底有对少人听说过“安普剌”和“金罍”呢?更何谈联想。现今用这“陌生化”的理论解释一番倒是明白,这两个名词不论是用来晃晃读者的眼睛(当然也需是懂些鸡毛蒜皮的读者,而对于初中生,实在不合适,不晓得后来几版的教材可曾删去),还是彰显一下博学家的气质,都再好不过了。

(顺序是陆、台、港三版本)

然而,对于《武侠》来讲,细心一些的观众还是可以发现,这里的“科普”讲解实则是鸡肋,尤属轻功一段,徐百九认真严谨地思索道:“他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重量加下坠的速度,数值不可能承受了,除了重量,还有质量、密度,他的重量加速度一定要比他身体排除同样体积的空气轻,才可以不掉下去,但空气分明只有他体重的八百分之一,除非他的质量随时变化,那就是轻功”,这当真是啼笑皆非。因此曾一度深切怀疑金城武的川普是用以混淆视听,避免观众听得太过明白而笑场的。不论如何,《武侠》就是打着这块“科学武侠”的招牌而大力宣传,押上重宝的,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失策,反正CCTV10的探索发现曾经放过的“中华武功”系列要比他靠谱很多。

几个有趣的现象:(一)四川话在港版里不见了,徐百九和刘金喜说的是同一种汉语方言,也就是粤语。(二)刘金喜的王羽老豆却不在港版说广东话,而是说普通话。(三)可是王羽的老婆又说广东话了。(四)台版的语言分配和陆版一致,唯一的例外是那县太爷(就是那个宣告「事情办妥了」的人),依据预告片花,陆版的县太爷说一种北方土话,台版则说一般普通话,港版县太爷情况不明。

当然,“信息化”在此片中却也有运用得不错之处(我从没有一棍子打死的习惯)。比如开场特写盘香和金属球制成的古代闹钟,着实新奇有趣,同时透有一份西南边城的情调。不知可有同好动手一试,我反正是拿了蚊香和钢珠(自行车轴承里那些老损的钢珠最宜,不圆滑才不易滚动)试了几回,颇成功,只可惜找不着能烧的更久的长盘香。另一处金喜和阿玉的对白,讨论关于避孕的话题,十分生活化,夫妻情谊也可见一斑。鱼鳔和水银的避孕法我以前读到过,不过相信还是为很多观众增广了见闻的。

应该不难看出背后的商业计算。简单一句话,陈可辛既用语言区隔市场,也用语言创造市场,甚至巩固市场。每一种语言在各版本里的角色分配、在场或不在场,都有意义。胡乱说说我的看法吧。

二、本片的另一看点是金城武的一口“川普”。在《重庆森林》里,有幸听到金城武将粤语、国语、日语和英语一网打尽,然而《武侠》中的川普竟以一敌四,大展神威,我恐怕影院里有半数都是冲其而来。我不是四川人,也半点不会四川话,没什么立场来评断正宗与否,不过,就“陌生化”的角度讲,真不失为一个巧妙的创意。这可以说是用一种好似“错位”的手法形成的新奇感,将原本不甚相干并且各有其鲜明特征的事物融于一处,对比冲击和不协调恰能带来观众们适意的满足。所以,这实则既不是川普的影响力,也不尽是金城武的魅力,而是“川普的金城武”这一组合的奇特功效。试换一个老四川来代替此角,必失了看头;若非川普,观众对金城武的兴味也难有这样的浓厚。

第一,为什么四川话在港版里不见了?答案应该明显:四川话(其实是西南官话)在大陆有「卖点」,市场较大,香港则否。

这种“错位”手法用得最“过瘾”的,《建国》《建党》若称第二,何片敢称第一?当红影星对历史名人,且是百多当红影星对百多历史名人,此时什么台词,道具,摄影,剪辑都成了浮云,一切的一切只集中于“某某某演了某某某”,我未曾看到本末关系更为叫绝的片子。这段当属题外话,“双建”总难免要教我激动一番

西南官话和普通话比较接近,是不是大陆观众比较习惯,不管南北观众都容易听懂,而且有种乡土亲切感?至于香港,因为还在积极推行普通话,如果让主角之一长篇大论说普通话还缠夹医学名词,观众恐怕已经觉得吃力生厌,更别提更陌生的西南官话了。

TAG标签: 乐白家网页版
版权声明:本文由乐白家网页版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武俠六問,一鍋動作片的大雜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