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白家网页版隐忍的爱,当爱身不由己

2019-09-22 02:32 来源:未知

冷酷的杀手,可爱又不失气质的画家,儒雅幽默的警察,故事发生在阿姆斯特丹,一个浪漫又理性的城市,然而,在那个春天的午后却是一座“伤城”。
 
惠英最爱的人是朴毅还是郑宇?可能不会有答案。虽然我也一直希望是朴毅。如果他们的时间可以停止,我希望它永远停留在朴毅为惠英造桥的那一段。

       雏菊的花语——心中的爱
 
       一个警察、一个画者、一个杀手之间的爱情故事,一个想爱却无法爱,一个想爱却不敢爱,一个悲凉的爱情故事。
       喜欢影片里大片大片的雏菊花,喜欢阿姆斯特丹白鸽飞飞的广场和古老的欧洲建筑,惠英(全智贤)仍然留着那一头《野蛮女友》里的长发飘飘。
       惠英等待着那年夏天为她建桥、送她雏菊花的男孩,也许郑忧的出现打乱了他原来的等待,也许是郑忧无意买的雏菊花,本应没有关系的两个人却相互爱慕。但这没有开始的爱情该如何行进…郑宇在执行公务中受伤,而真正击中他的却是时时注视惠英的朴毅,那个为惠英建桥、送她雏菊花的杀手。
       郑宇因伤回国和混乱中的枪伤让惠英失去了声音,而这时,那个曾经一直默默注视她的男孩终于鼓起勇气走进了她的世界,但是他没有告诉她他就是那年夏天为她造桥的人,因为他是生活在死亡与暴力世界的人,他没有爱的权利。他只是希望能一直守护在惠英的身边,不求得到什么。
        也许作为杀手的他真的是连爱人的权利都没有的,当郑宇中弹倒在他的面前,当惠英发现她的杀手身份,他便知道了,有些东西是该了结了。他把那年夏天惠英送她的画摆回惠英的床头,然后去完成他作为杀手的最后一个任务……可当惠英出现在广场上,举着那幅画,他扳枪的手却停住了,他说过他能读懂她的唇语,他能读懂她说的一字一句,那么清晰地敲打在他的心头。当他依旧带着那邪邪的微笑出现在她的面前,四目相视,“对不起,我做不到,因为我不配。郑宇,很抱歉我救不了他。我真想还给你属于你自己的幸福”。。。
         这样的影片注定是悲剧的结局,还是在那个广场上,惠英为朴毅挡了一枪,鲜红的血溅在画上的那片雏菊地上,染红了整个世界。。。
乐白家网页版,         朴毅说过,在我杀第一个人之前就遇上她那该多好啊。。。是呀,如果她早点知道他就是她一直等待的男孩,那结局是否会不同;如果他不是杀手,他不是警察,他们之间的故事是不是就不会那么悲惨~~
         最感动和喜欢最后一幕的回忆,还有那首优美而伤感的歌曲:
 
               我梦寐以求的爱
               原来近在咫尺
               但我惘然无知
               只是无言看着你
               在这陌生的都市里
               我日复一日绘画着爱
               期待着雏菊的芬芳
               会跟着你骤然而来
               此刻虽然太迟
               但我终于认得你
               我诚惶诚恐
               害怕这份爱会骤然消失
               但我会再次相信
               你会一直守候我

   记住遇见你的时间。四点十五。
   
   我第一次遇见《雏菊》,是在一家喜欢的咖啡馆。午后灼热的阳光,木棱黑板上写着“sun dance”,我推门进去。温柔的音乐,明亮的阳光,食物冰凉而甜美的味道,随意翻看的一本杂志。只是一场巧合。
    
   就好似他第一次遇见她,只不过是为了躲躲杀人后的风声,在日光撒满雏菊绿野的温柔时刻,于是一生,都改变了。
   
   就好似她第一次遇见只不过是为了挡挡犯罪分子视线的他,在阿姆斯特丹的广场,四点十五,于是一生,都爱错了。
   
   我想,有的时候生命真是一场误会,要不为什么偏偏要惠英在四点十五的广场上遇上偏偏买了雏菊的郑郁。或者说,要不为什么偏偏要朴毅在第一次杀人之后遇上偏偏在雏菊田上画画儿的惠英。  

阿姆斯特丹郊外,开满雏菊的田野里,从独木桥上的惠英不忍心踩死一只蜗牛而一声惊叫掉进小溪的那一刻开始,朴毅就喜欢上了这个在郊外画雏菊的的女孩子。她身上有一种气质,让人很舒服,朴毅远远看着她,内心应该是平静又欣喜的,平静的是回归了善的本性,欣喜的是他以后的世界不再只有暴力和血腥,而会有一段内心时常会不由自主想起的暖。想起惠英时,他不再是一个冷酷的杀手,而是一个顽皮的小孩,冲动的少年,一个想给惠英surprise的被动了心弦的男人。惠英是从独木桥上掉下来的礼物,于是他也要回赠一份厚礼,为她造一座实实在在的有安全感的桥,桥上挂着惠英掉到小溪里的工具包。朴毅心里也有一座桥,一座可以通向惠英的给她带来幸福的桥。可是冷静如朴毅,杀手的身份早早就注定这份爱只能是隐忍,因此他选择默默地关注,偷偷地为她送上亲手栽种的雏菊,在远处满足地看着惠英的诧异和惊喜,这似乎成了一种精神寄托,朴毅希望一直这样下去……。可是,郑宇出现了,那个儒雅幽默且从一开始也跟雏菊有关系的郑宇,一个同样可以为惠英献出生命的郑宇。

    第二次看《雏菊》,我在一间四星酒店里,服务员来敲门,告诉我房间里的电脑没有音箱。那个城市对于我来说永远是一个漂移的岛屿,而我对于它来说不过是一个过客。对于惠英来说,阿姆斯特丹也不过是个等待的起点,在雨中等待天晴朗的她,也是在这个芬芳城市里等待她的爱情,那个为她送来雏菊花儿的人,一只在古董店外的影子。
    
    四点十五,我们相见的时间。四月十五,你会不会来我的画展。

如果朴毅早在郑宇出现,他们的爱也注定是悲剧。阴错阳差,郑宇在午后的四点十五分,无意中带着一盆雏菊出现了。是期待已久也是一见钟情,惠英的眼里闪过光芒,却没有感觉到远处窗户内,一个杀手的黯然神伤。

    她不知道一切都是个错误,她将她的爱情信以为真,并且为此孜孜不倦地等待。在那些失声的日子里,她安静地坐在白色病床之上,床边放着蓬松的雏菊;在迷醉的午后阳光下打盹,对面坐着朴毅,手里的笔却不自觉地勾勒出郑郁的轮廓,眼泪涌了上来;有着昏黄灯光的餐厅里默默地等待朴毅,却不知忽然熄灭了灯光的这个时刻里,朴毅把自己的生命都抵押出去。

如果郑宇是一个普通人,或许知道自己不能给惠英幸福的朴毅会在冷静之后,选择默默祝福和守护。然而,命运却如此捉弄惠英,她的两个first love却是她生命终结的间接缔造者。作为国际刑警的郑宇,他的目标是朴毅,他有任务在身,虽然他也爱惠英。因此若即若离和惠英失声后的离开,加深了惠英的痛苦与思念。朴毅不忍心看着心爱的人度日如年,他选择出现。也是在那个午后详和的广场上,第一次近距离地与心爱的人在一起,紧张使他的脸部表情都抽搐了,即使惠英因为思念,无意识地把朴毅画成郑宇,他也丝毫都不生气。他轻轻地走进她的世界,抚慰她受伤的身心,虽然惠英明确告诉他已经有意中人了,他也只想这样关心她,没有任何其他想法,他也没说明自己就是那个造桥的人。

    她没有白等。当郑郁回来的时候,他去敲她的房门,一扇门隔出了三个人的世界。在惠英咿咿呀呀的哭声中离去的郑郁,用手指猛烈地敲打着木头门的惠英,谁都没有看见房间里听着一切的朴毅,其实他是这场爱情中爱得最早爱得最深爱得最痛爱得最默不作声的那个人。

TAG标签: 乐白家网页版
版权声明:本文由乐白家网页版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乐白家网页版隐忍的爱,当爱身不由己